澳門,可說是台灣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熟悉的是,澳門是一個旅遊城市,有著五光十色的賭場,也有南歐風情的世界文化遺產,還有地道的粵式料理,甚至是澳門獨有的葡式餐點。陌生的是,即使每年已有近兩百萬台灣人前往澳門,但我們還不清楚在澳門有著約略四分之一的福建人,也有許多的澳門人曾經來台求學、工作,台澳之間的交流,比想像中的要多許多。

澳門2005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澳門2005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網路圖片)

博彩業帶動澳門高速發展

2003年澳門開放博彩專營權,使得澳門的經濟高速發展,不論是從博彩業帶動澳門整體經濟的成長,或是從博彩業對澳門人均所得的巨大貢獻,還是從博彩稅支撐澳門公共收入的主要來源的角度來看,博彩業作為澳門經濟的龍頭產業,都是不容置疑的事實,目前,其他產業皆無法與其相提並論。

這樣的發展使得澳門人的收入快速增長,從博彩業開放以來的十年內,成長了2.4倍。身在台灣的我們,深陷經濟發展的泥淖中時,澳門的經濟發展可說是一飛衝天。這也吸引了更多的台灣人前往澳門觀光甚至是一擲千金,我們對澳門的第一印象便是華麗的賭場、奢華的酒店以及名貴的精品。在我們羨慕澳門的經濟發展時,可能忘了一個僅僅三十一平方公里的小城,有著超過六十萬的居民,每年卻要接待約三千萬名的觀光客。澳門的經濟發展是用擁擠的交通,以及超過城市承載力的旅客量所換來的,我們只看到澳門繁華的表面,但卻沒有深入地去了解,到底澳門人要不要這樣的繁榮?

自賭權開放後,澳門博彩業急速發展。
自賭權開放後,澳門博彩業急速發展。(網路圖片)

經濟蓬勃後遺症漸現

首先,博彩業發展加劇了澳門產業結構的單一化。眾所周知,澳門一直有著“東方蒙地卡羅”的美譽,在亞洲地區首屈一指,但這也造成澳門的產業發展過於單一化。澳門政府的收入,約有百分之八十依靠博彩稅,近年來澳門政府持續推動經濟多元化,希望改善產業“一隻腳走路”的現況。但博彩業除了是澳門的龍頭產業之外,也是澳門的特色產業,除了發展多元化經濟之外,也可以考慮優化博彩業的發展方向,讓博彩業真正成為培育澳門人才、推動經濟多元的火車頭。

其次,導致消費物價指數持續上漲,低收入階層購買力下降。澳門的物價上漲得非常快,每次到澳門觀光,總覺得東西又變貴了,最明顯的就是酒店住宿,常常讓人覺得難以負擔。而澳門的人均收入雖然很高,但收入的中位數卻沒有想像中的高,這表示澳門出現貧富差距。而飛漲的物價,確實影響了平民百姓的購買力,讓澳門人的生活不若我們想像的寬裕。

澳門年輕人面臨“上樓難”的問題,比起台灣可說不遑多讓。(網路圖片)
澳門年輕人面臨“上樓難”的問題,比起台灣可說不遑多讓。(網路圖片)

第三,造成房價飆升,普通百姓購買新屋困難。房屋問題也是各項社會及政治壓力的其中一個反映。經濟高速增長、社會快速發展,導致各階層利益格局及訴求日益多元,對澳門政府帶來了新的挑戰。公共房屋,特別是經濟房屋的興建,已成為一部分民眾向政府要求在經濟成果分一杯羹的訴求,澳門年輕人面臨“上樓難”的問題,比起台灣可說不遑多讓。從台灣的購屋優惠政策來看,台灣購屋問題存在購屋住宅的收入差異,儘管台灣政府提出許多優惠方案,但對一般的青年而言,近年來台灣社會普遍存在收入低,高通脹的問題,因此多數的購屋青年族群都須依賴父母贊助。青年是社會的弱勢,台灣十多年薪水都沒有漲,青年無法累積財富。澳台兩地的青年面臨同樣的情況。

雖說澳門的經濟高速發展,居住的收入跟隨上升,但樓價同樣攀高,對澳台兩地來說,青年是社會的資產,應該站在扶助的角度來協助,使青年人都能夠一圓購屋夢。最後,交通堵塞現象日趨嚴重。澳門吸引了大量的內地觀光客前來觀光,一方面造成“逼爆”澳門交通的問題,另一方面造成公共汽車乘客嚴重超載的問題。以上種種,都是澳門在高速經濟發展下的後遺症。

居安思危深化區域合作

 澳門經濟高速發展舉世稱羨,尤其鄰近澳門的台灣,更是感到羨慕。早年是澳門朋友來台工作,現在卻是台灣朋友到澳門尋求新生活。但在澳門經濟快速發展下,也發生了許多看得到或看不到的問題。澳門近年來推動經濟多元化,希望能夠減少博彩業在澳門產業中的比重,但筆者認為,要重新啟動一個產業談何容易,台灣政府在發展科技產業時不知道投入多少資源才能成功,所以澳門即便要發展新產業,也需要時間、人才及資金的大量投入。

居安思危是澳門目前所最需要的,政府必須作為帶領澳門向前走的領頭羊。
居安思危是澳門目前所最需要的,政府必須作為帶領澳門向前走的領頭羊。(網路圖片)

反而,澳門博彩業已是發展得極為成熟的產業,未來澳門可以利用賭牌續約的時機,要求本土與境外的博彩業除了上繳博彩稅外,也必須以扶助澳門人才發展、扶助重點產業等作為簽約條件。例如可以要求培養本地人在博彩業的重要高階技術,例如賭場的營運、電子賭具的維修等,讓他們掌握博彩業中的關鍵技術,讓具有這些技術的本地人,即便澳門博彩業未來發展下滑,他們也能夠在國外的博彩業找到就業的機會。而不是以保障本地人擔任莊荷這樣的方法來保障就業,這才是分散風險的正確方式。

澳門博彩業在高速發展數年後,已有向下回檔的趨勢,面臨賭收連續十五個月下滑,居安思危是澳門目前所最需要的,並配合目前政府大量的財政儲備,作出對策。政府必須作為帶領澳門向前走的領頭羊,方可度過這一波的經濟調整期。澳門朋友不必悲觀,澳門可從一個珠江畔的小漁村,發展成東方蒙地卡羅,表示確實有其過人之處;但也必須具備危機意識,人才的培養與廣東的區域合作,絕對是澳門未來發展的強項。

 

作者:董致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