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服務乏監管  議員、業界籲加強

貪靚,是人的天性。不少愛美之人都會光顧美容院,有人為求延緩歲月留下的痕跡,亦有人為了纖體減肥。因此,近年澳門美容院越開越多,規模有大有小。雖然社會提出加強監管美容業的聲音已久,但由於沒有適當監管法例,導致業內一些歪風越演越烈,例如誇大美容療程或產品成效,誤導消費者。此外,從業員的專業性及美容儀器與產品的質量不一,難以保障顧客權益。

正因美容風盛,令美容院大行其道,當中良莠不齊,有部分害群之馬挖盡心思開拓商機,各種急功近利的經營手法應運而生,不少女士誤墮消費陷阱,後悔莫及。如何監管美容業,令行業有序健康發展,惹大眾關注。

今期專題邀得曾從事醫護行業的立法議員黃潔貞、美容科權威醫生姚絢、鏡子形象美容中心負責人Iris,以及曾遇不快經歷的美容顧客F小姐,各抒己見,分享經驗,讓讀者從不同角度一窺美容業的真貌。

美容不成變毀容?

二十七歲的F小姐平日注重面部護理,但一次美容經歷,令她險遭毀容。今年七月,F小姐到母親經常光顧的美容院進行深層潔面護理。當日,F小姐的面部護理進行約三分之一時,美容師詢問她是否需要去除臉毛?F小姐記得店主手勢不錯,便一口應允,但店主表示手勢已生疏,美容師繼而喚來一名內地勞工,替F小姐進行傳統的“彈面毛”。脫到額頭部位時,F小姐感到異常疼痛,一再表明痛楚難忍,但該名勞工卻以平常語氣說出“你唔好怪我狠”來回答她,令她霎時無言以對。

完成後,F小姐繼續餘下的面部護理,也沒機會照鏡,再次接手的美容師在過程中也沒有任何表示。F小姐回家後,竟發現臉上出現紅點及小刮痕,逐找店主理論,但店主僅表示為F小姐提供一個消炎作用的面膜。

F小姐稱,幸好自己本身不屬於疤痕性皮膚,相信刮痕不會對她的臉造成永久性傷害,而且店主與母親稔熟,她除了覺得店主的補救措施無補於事,也不知道有何追究途徑,被勸告後,便放棄追究該店。但這次經歷,確令F小姐在日常生活及心理上造成不良影響。事發第二日,她臉上的紅點變深,下巴位置更有長達兩厘米的傷痕,也不能化妝,傷口被身邊人關注和談論,直至一星期後才痊癒。

美容受害者
美容受害者
美容受害者
美容受害者

對於店主的補救措施,有皮膚科醫生表示,銷售具消炎作用的藥物,一般只可以由醫療機構或醫生處方。上述所提及的面膜能否起消炎作用成疑,而且面膜中或許有其他未知成份,對面部未癒合的傷口造成二度傷害,建議市民如在美容過程中遇到過敏或受傷的情況,應盡快到醫院求醫,尋求專業可靠的治療方法。

黃潔貞促監管違規美容

現時,提供傳統皮膚護理服務的美容院,由民署發牌及監管,規定美容院只能與消費者進行頸部以上的服務;而推油推脂、通淋巴等服務則被納入按摩類,需要由旅遊局發出的從事按摩相關牌照;皮膚護理產品、涉及醫療程序和專業技術的醫學美容服務醫療中心或綜合診所,均由衛生局發出指引監督、發牌及監管,並按規定須有澳門註冊醫生駐場。

醫學美容看似形成較完善的發牌機制,但在醫生專業和監管機制方面仍未有清晰規範,不排除部分美容中心聘用非專科或非本地註冊醫生,提供注射肉毒桿菌、隆胸等涉及醫療程序的入侵性醫學美容服務,或在欠缺衛生環境下開展手術,並向消費者提供術後外敷及內服藥物,令人擔憂。

立法議員、婦聯副理事長黃潔貞表示,據報道,香港近年有不少醫學美容嚴重事故,其中牽涉人命。本澳雖暫未出現致命的美容事件,但防患未然,婦聯正着力就促加強監管醫學美容等問題展開調查,了解居民對醫學美容的認知,並計劃將收集和整理的問卷資料公開,藉此呼籲居民謹慎選擇美容服務。

近年,美容中心越開越多,美容、瘦身療程五花八門,但查看消委會資料,2014年消委會共接獲關於美容療程的投訴或查詢個案多達31宗,較2013年的18宗多出近一倍。此外,部分美容中心大搞層壓式推銷美容產品生意,又聘用非專業技師進行非法美容操作,黃潔貞冀有關當局多加巡查,碰到違法個案要盡早公佈。

黃潔貞呼籲居民謹慎選擇美容服務
黃潔貞呼籲居民謹慎選擇美容服務

黃潔貞表示,香港雖未有規管醫學美容的法例,但會將割雙眼皮、隆胸、隆鼻等各類項目納為醫學美容範疇,由醫管局監督,非專業醫生進行上述項目的手術屬違法。但在澳門,哪些項目納入醫學美容範疇,仍屬“唔清唔楚”,冀未來能有所改善。她建議當局對美容中心的儀器加以檢測,預防由於不當使用而導致傷亡事故;加強對美容宣傳的監管,並對違反《廣告法》的店主進行嚴懲。

事實上,澳門一般美容機構,並不具備資格提供侵入式醫學美容服務。黃潔貞冀當局除透過法例監管外,亦要加強公眾教育,提醒市民認清一般美容院和醫學美容院在療程上的程序、執照和資格分別。另外,市民在接受美容服務前,要注意有關療程的程序,有關技師是否具備專業資格,衡量風險,亦要看清楚商號提出的繳費方式,以防蒙受金錢捐失。

專家譴責不法份子

微整形日益受捧,一些黑心美容院或非法診所,明目張膽地進行醫學美容項目。澳門外科學會整形美容外科分會理事長姚絢醫生認為,所有入侵性的醫學美容療程並非簡單的治療,對醫生要求甚高。醫生必須取得專業認證的資格,才能進行這種療程。此外,有關單位能否提供合理的、高標準的就醫環境,是否具備衛生條件良好、消毒設置齊全的手術室,讓醫生進行注射、鐳射等微整形項目,也關乎整形手術的最終效果。

姚絢醫生建議市民選擇具專業認證的醫生整形
姚絢醫生建議市民選擇具專業認證的醫生整形

據姚絢了解,本地非法行醫的情況嚴重,有不法份子定期聘請外地醫生來澳為顧客進行醫學美容療程,一旦出事,病人很難追究已離澳的肇事醫生。他亦有聽聞,一些曾做過護理工作或其他科的醫生,私下購買廉價的玻尿酸、肉毒素等醫美產品為顧客注射。

姚絢表示,“這是非常可怕的事。他們可以完成類似的注射手術,但術後護理甚至失敗修復,他們卻未必能做到。當出現手術失誤的話,受害的只會是顧客。”他建議消費者選擇具專業認證的專科醫生,這樣才是對自己負責。

業界有話兒

鏡子形象美容中心負責人Iris十二歲開始進入美容界,二十歲做老闆,現時經營三間美容中心。她表示自2004年澳門經濟發展起飛開始,雖然顧客消費意欲增加,但中小企面臨巨大的人資及租金壓力,成為經營最大阻力。美容業不僅是銷售,更多是人力資源投入,她說:“每單生意都要落手落腳,一個師傅連續做十幾個客冇停手,賺的都是辛苦錢。”

鏡子形象美容中心負責人Iris
鏡子形象美容中心負責人Iris

Iris表示,現時店內的美容師一般會經過半年試用及實習期,每年亦會參與美容儀器展,更新美容動向,還要定期接受外地導師培訓,學習使用各類美容儀器。店中所銷售的有機減肥產品,均有當地及澳門檢驗機構取得的成份檢驗合格證書。如有客人主動要求醫學美容服務,該店亦只會作中介,把客人轉介到香港的專業醫學美容診所。

另外,有業界人士認為,現時對美容院的規管法例跟不上時代發展,市場對各類高科技美容服務有大量需求,但不完善的法例,除令消費者得不到保障外,也令業界無所適從。在現時人資、租金壓力下,美容院僅提供傳統美容服務,亦難以維生,故有不少經營者選擇走“灰色地帶”來維持生計。例如,一些不法份子會偷偷出售注射類產品,並把產品稱為“深層緊致液”、“活化細胞”等,只向顧客教授注射方式,讓他們自行注射,變相迴避法律責任,如遇醫療事故時責任屬誰也成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