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時期澳門教育的光輝一頁│劉羨冰

文:劉羨冰

從1931年9月19日到1945年8月15日的十四年,是中國人民艱苦卓絕抗擊日本軍國主義取得慘勝的日子,也是澳門史上最艱困,也最光輝的十四年。澳門接納和承擔了幾十萬同胞的避難。這期間澳門人一直與祖國人民心心相連,不斷覺醒、不斷參與,做了中華兒女應該做的事,盡了國民應盡的責任,無愧於國家民族,為下一代樹立了榜樣,留下光輝史跡。

在這過程中,兩大革命政黨和先進的知識份子起了先鋒作用,摧化廣大同胞的民族覺醒,逐漸鼓動了強大的社會力量,社會力量又激勵知識界更積極地發揮尖兵作用,再推動社會廣泛參與,在小城形成一股同仇敵愾、一致抗日文化鐵流。十幾萬人口的小城,正面戰場、敵後戰場和國際戰場都有澳門人的奉獻。澳門師生在這長期的、良性循環中深受優質的教育和鍛煉,茁壯成長,英雄輩出,為澳門教育寫下一頁光輝的歷史,而且承前啟後影響深遠。這是澳門人寶貴的精神遺產,可以化成珍貴的鄉土教材,成為後人成長的優質養分。

 一、民族覺醒的三大源泉(略)

(一) 澳門人反抗殖民管治的精神,源遠流長

  • 1841年 王福祥携眷回穗參加三元里抗英鬥爭;
  • 1846年 1500漁民反對葡督強行登記納稅,與葡軍人對峙,遭鎮壓;
  • 1849年澳葡督亞馬留強佔澳門,推毀華人祖墳,群起組織沈志亮、郭金堂等七志士智取葡督首級,震動中外 ;
  • 1922年 葡兵調戲中國婦女,扣押前來勸止的工人,八萬人口的小城引發萬人圍警署的抗爭,澳葡政府取締68個罷 工的工會。這激起華人奮起抗暴的“五‧二九”事件,國民黨、共產黨人均參與其中。

(二) 澳門對外開放,得風氣之先

  • 1839年,林則徐在澳門開眼看世界,確立師夷制夷政策;
  • 百日維新失敗後,康梁的知新報仍在澳印發;其門人陳子褒、鄭穀詒、盧湘父等來澳辦學,繼續宣傳維新理念,編輯新課本,推行新教育;
  • 孫中山先生從澳門走向世界、走向革命;
  • 同盟會在澳門組分會宣傳主張,籌集軍費,招募人員,策劃行動。

(三) 先進份子的先鋒模範作用,發揮啟迪作用

  • 1801年中舉的趙允菁1849年參與策劃智取葡督阿瑪勒的義舉;
  • 容閎隨基督教牧師赴美留學,回國一直為國家的文明富強盡心盡力,推動留學教育,還受命出國調查華工被虐實況,支持國家維護華工合法權益;
  • 鄭觀應為尋找強國富民的真理,歷時半個世紀,最後在澳門修訂巨著《盛世危言》;註1
  • 世家子弟盧怡若1907年支持同盟會澳門分會和孫中山。
  • 工程師劉公裕,牙醫劉大同,書局司理鄧繼明,後來辦佩文學校的馮秋雪校長,後來任越南河內中華中學校長的馮印雪,民國後任嶺南大學農學院院長的古桂芬以及區韶鳳、何國材都先後加入同盟會。還有一批女同盟會員,她們後來也參加了女子北伐隊,巾幗不讓鬚眉,為澳門女性作出榜樣。包括趙連城、許劍魂、梁國體(梁定慧)、陳秉卿、嚴淑姬等。註2歷史說明:辛亥革命大大促進澳門知識份子的民族覺醒。

二 、 澳人支持抗日十四年的三個階段

(一)“九‧一八” 點燃澳人抗日怒火,迅即全城關注

1931年9月18日,日軍突襲瀋陽東北、華北大片國土隨即落入敵人手上。日軍要滅我中華的野心畢露。

1.學界一馬當先 宣傳群眾

9月19日,澳門華文報章頭版頭條報導“九‧一八” 事件。本澳粵華、崇實、尚志等中學,宏漢、鏡湖、孔教、蔡高等小學紛紛舉行週會、時事會,向學生宣講事變真相。宏漢小學校長鄭穀詒,他寫了一篇《宏漢全體學生致義勇軍書》愛國情緒激昂,鏗鏘有力,全校學生均能背誦。

《致義勇軍書》  (據當年學生馮中記憶整理)

前敵將士鈞鑒:

    國家不幸,倭寇鴟張,迭失長城,熱河又陷,寇深矣,可奈何!竊思熱河要塞,為關內外咽喉,此地一失,與東三省聯絡隔斷,義軍便孤立無援,而敵騎又可長驅南下,平津一帶,立見蹂躪於鐵蹄。北省淪亡,南京曷保?引領燕雲,不禁嘆息。棄城逃遁之湯玉麟,萬死不足以蔽其辜。唯是敵氛雖惡,國難可紓。昔齊困於燕,連失七十餘城,田單以二城之兵,頃刻收復。諸君子熱心壯志,義薄雲天,誓不與倭寇共生,定有非常偉劃。務望力排艱險,互相激勵,驅彼醜虜,還我河山!與其為奴於木屐兒,不如作鬼雄於沙場上。凡有血氣應抱此心,同仁遠處天南,愧未能出身相助,惟對於有裨益戰務者,如募捐宣傳之事,自當盡力服務,以盡微勞。若飽食安居,視同隔岸觀火,則同仁之罪,亦為湯玉麟之第二也。禍已燃眉,義無反顧,飲泣相告,幸垂鑑之。   此頌

義安!

澳門宏漢學校全體學生上

一九三一年九月

2.全城關注,澳人自覺擔當

1931年11月27日,《闔澳華僑籌賑東北兵災慈慈會》因出席者踴躍,改假灣仔廣善醫局舉行成立大會。大會租用全部快艇,黃球先生再報効小火輪電船拖帶盤艇來往。報章稱數萬人參加,會議紀錄八千多人,開會一個小時後,仍有無數澳門居民在碼頭輪候,盛況空前。范潔朋、黃叔平、李漢池、梁作朋、陳燕庭五位會上帶頭認捐西紙各5000元(一個月後又各加5000)掀起捐獻熱潮,即席捐款踴躍,還有捐出首飾金器的。其中碧雲霞一人捐出鑽石戒指、珍珠鈪、玉扣金鍊、白金手錶黑石戒指之外,還有西紙450元、憑單90元、港大元十元正。會上源源公司和濠興娛樂場全體職員報効半月薪金。許多行業表示長期認捐,支援抗戰。從這空前的大會可見澳人愛國深情一觸即發,持續蔓延。

該會負責人不顧風雨,無畏嚴寒,繼續組織沿門勸捐,其中最熱心的有范潔朋、崔諾枝、羅餘、李海昭、黃叔平、陸翼南、何十、梁彥明、郭輝堂;林壽山、范邦、周藻、李楚寶等。

賑災慈善會成立後到1931年12月21日,本澳疋頭、理髮、鮮魚、火柴、戲院、洗衣、牛欄、生熟煙絲、洗衣、茶樓、粥晏、金飾、鞋業、牛欄、牲口欄、西菜、西廚、中藥、南北行、洋務、茶煙室行(即鴉片煙館)、番攤(即賭館)、花界(即妓院)等各行業,還有保血公司、電燈公司、平和堂、宏育堂等東西家,均自願長期按月捐款。

1
1938年6月24日《華僑報》↑

捐款除匯東北馬占山抗日外,還寄上海十九路軍。因為1932年1月28晚,日軍挑動淞滬戰事,長期捐款也注明,直到滬難停息為止。註3

1932年葡萄牙宣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取得中立地位。在此前後,均不准本澳社團報刊使用抗日、日貨等字眼、因此,該會一直以賑救兵災命名,收據也用簡稱“澳門兵災慈善會”,實際是為救國籌集軍費,是年底成立的航空救國會也改航空救災會。

23

從以上史實可見,自1931年9月19日開始澳門教師已經自覺投入抗日救亡的偉大事業,而在兩個月內,全澳同胞已經組織起來,作出長期支持抗戰的行動。其意義正說明,長期在殖民管治下,澳門同胞體會到要保家必須衛國,已覺醒到個人命運實在是和祖國興衰繫在一起的。

(二)“一‧二八” 血戰, 亮出民族大智大勇

1932年1月28日,日本海軍陸戰隊氣勢凶凶迫近長江口。全國軍民和海外華僑紛紛發出誓死保家衛國的呼聲,不少華僑和港澳同胞毅然回國參戰,還通電全國:“捐軀救國,正此其時…,小不喪軍人之人格,大不失中華之尺土!”駐守的十九路軍在蔣光鼐、蔡廷鍇領導下激於民族義憤和自己的抗日決心,奮起抵抗,英勇戰鬥。國民黨中央當時正處內爭,被迫採“一面交涉,一面抵抗”的政策,註4實際是有限抵抗,對十九路軍採有限支援。 敵我實力雖十分懸殊,但將士一心,拚死撐持。使侵略者首次在中國遇到頑強抵抗,四易主帥,增兵十萬,其攻陷上海的陰謀仍不得逞。 註5此役延緩了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步伐,大長國人志氣。在這期間澳人也不甘後人,除上述的出錢出力,主動宣傳之外,還有人挺身而出,匯進衛國的洪流。下面介紹兩事例,澳人足以自勵自豪。

 1.智勇雙全的結義堂李福伍師父

在上海、各省以及海外、港澳同胞的志願支援隊伍中,澳門柿山結義堂武術教頭李福伍是其中一個。他慨然回國參加十九路軍,並擔任大刀隊總教練,奔赴前線。大刀隊四五十人歸第四團第三營營長梁文指揮,準備參與肉搏。大刀隊員和櫻槍隊員均鬥志昂揚,曾要求讓他們用俘獲的敵槍上第一線戰鬥,未獲准。 註6 根據李師父戰役後因病回澳療養對結義堂兄弟的口述歷史中,十九路軍和志願者都十分英勇。他指揮的一場水中肉搏,也十分精彩。當晚他們截斷電源,日寇在漆黑的水中持槍前進,李師父命大刀隊員脫去上衣,凡遇穿衣的敵兵,大刀就向鬼子的頭上砍去!把持槍的日本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大快人心 註7蔡鋒的《大刀進行曲——麥新在台山》一文介紹:一首膾炙人口、人人能唱的抗戰歌曲 《大刀進行曲》。這是孫元培,即孫默然,筆名麥新(1914-1947)詞曲的作者,讚揚大刀隊,也是頌揚拿著大刀以大智大勇向洋槍武裝的日軍作英勇日抵抗的氣魄!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全國武裝的弟兄們:抗日的一天來到了!”該曲在抗戰期間發揮了動員群眾、鼓舞群眾的精神力量。

4
澳門結義堂今貌↑
5
李福伍遺照↑

 2.灑碧血,揚國威的澳門好兒子林耀

澳門青年學生蔡志昌、林耀和林毓恆響應祖國號召,成為中國最早的空軍戰士。註8 林耀生於1911年,父親林癸酉,在澳經商。林耀在澳門接受中學教育後轉到香港華仁書院求學,曾代表香港參加全國運動會。1935年他毅然放棄出國留學的難得機會,實踐航空救國的宏願,成為當年港澳唯一被錄取的廣東航空學校新生。次年進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七期深造,1938年畢業服役。梁思成、林徽音一家在逃難中與當年的空軍學員結下深厚的情誼,成為全體學員的榮譽家長。他們的兒子梁從誡2002年為文《悼中國空軍抗日英烈》。憶述當年中國第一代空軍雖然裝備比日軍落後許多,但中國空軍英勇出色,令他們十分敬佩。林耀是其中最沉穩、很有思想,犧牲到最後的一個,是最令他們難忘與傷痛的一個。

6
梁思成、林徽因的兒子梁從誡文章中憶林耀的片段
7
寄自台北《藍天碧血揚國威》書頁影印件↑

林耀1939年在擊落敵機兩架之後,左臂中彈,跳傘後被農民救回,兩次手術後當了航校教官。1941敵機濫炸陪都重慶,上萬群眾窒死防空洞中,林耀義憤填膺,自覺刻苦鍛煉以恢復左臂機能,力爭重返前線。1944年6月26日,已任空軍第29中隊隊長的林耀在湖南長沙附近一場空戰中,冒著日軍密集的高射砲火,擊毁、擊傷敵船多艘,又與敵機激戰,血灑長空,壯烈成仁!註9 這位澳門的好兒子陣亡後,被追認為空軍少校,1987年其英名也刻上“廣東省航空紀念碑”。林徽音接到林耀犧牲訊息,躺在病床上默默流淚,於是寫詩悼念三年前犧牲的三弟空軍戰士林毓恆。梁從誡認為這詩是悼念全體為國捐軀空軍戰士的。林徽音這悼詩和梁從誡的悼文發表後,均引起兩岸深深的共鳴。

(三)“七‧七” 事變,澳人開拓一致抗戰新局面

1937年7月7日,日軍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國家陷入生死存亡關頭,澳門人也在生死線上掙扎。由於葡萄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宣告中立政策,日軍炮火未波及,但魔爪早已伸入澳門。澳門政治複雜,龍蛇混雜,日本漢奸橫行霸道。革命志士利用這政治中立的環境做淪陷區不能做得到的事。澳葡政府從夾縫中謀取生存之道。廣大居民和難民生活越來越艱苦,生存環境極為惡劣;發國難財的漢奸走狗,走私客來澳花天酒地,醉生夢死,造就了戰時的畸形繁榮。澳門人口從十多萬驟增至四十萬,增3.33倍;學生從八千增至三萬,增3.75倍。西安事變之後,國共合作,一致抗日,澳門瞬即掀起一個抗日的高潮。先進的、愛國的華人與華人團體紛紛組織各種行動,響應祖國的號召廣泛發動全澳同胞,參與抗日救亡的大量而有實效活動。

香港被日軍佔領之後,澳門迅即成為一個死氣沉沉的“孤島”。1942年的黑色聖誕節前後,澳門人口又大量流失,愛國救亡活動連遭挫折。百業凋零,下環峨眉街出現人吃人的慘劇。八年艱苦歲月,澳門人經歷從未有過的磨煉,大大促進了民族覺醒、更進一步激發保家衛國的決心。

1.團結一心,澳人全面支持抗戰

1937年7月澳門救國公債勸募會即告成立,在全澳展開募捐,主任畢侶儉個人帶頭購債五萬元,到十一月中,已售公債236,540元,按人口平均每人2元。當時一般人的月薪約十元。

8月12日學界、音樂界、體育界和戲劇界組成四界救災會。9月婦女慰勞會、澳門新聞記者聯合會相繼成立。1938年2月,澳門規模最大的籌款組織——“澳門各界救災會”成立。由商人高可寕、蔡文軒、梁後源等與教育界梁彥明、鄭雨芬等領導,發揮很大的作用。1937年8月,廖錦濤、陳少陵、鮑雁坡等人決定建立“旅澳中國青年鄉村服務團”,發動一批批熱血青年先後百人下鄉宣傳參與配合前線戰鬥工作,後期更發動青年投身五桂山游擊隊伍,其中不少慷慨捐軀。

8
四界回鄉服務的前右二為教師梁惠民↑

2.保家衛國,小城澳門貢獻不凡

1937年11月,澳門青年徐曼秋、葉金意、鄧恩、吳巧兒、梁南、鄭之康和何翠兒參加會寧回鄉服務團,當時廣州淪陷人心惶惶之際,他們的工作起了穩定民心,鼓舞抗日的積極作用。註10 澳門婦女們向前方戰士捐寒衣雨衣、藥物、膠鞋、贈錦旗,寄慰問信,還組團慰問駐軍。更令人感動的是在互相激勵下,全澳居民持續的捐款,表現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主人翁的擔當精神。為抗日籌款,澳門黃包車工人、理髮工人等不少都以工代賑,連小學生也不甘後人,參與了“一仙運動”。 10月廣州淪陷前,大批文化人湧到澳門,出現各種文藝形式的抗日活動,宣傳工作積極廣泛開展,形式多樣。前鋒社從1937年10月開始三次下鄉宣傳、教唱抗日歌曲、動員群眾獻金救國。女社員鄭志碧就是在下鄉宣傳工作中病逝,是犧牲最早的澳門愛國青年。

結合救國抗侮,澳門知識界推廣閱讀,推廣國語,推動健康的抗戰文化的持久發展。在抗日的洪流中,澳門人自覺自願為救亡保種獻出智慧和才藝。澳門出生的音樂家冼星海創作的黃河大合唱激勵著全國民人的鬥志。嶺南派宗師高劍父及其弟子關山月、鄧芬、司徒奇和篆刻家鄧爾雅多次在澳門舉行抗日義展。戲劇界錢萬里、劉芳、李亨、陳有后、張雪峰等,粵劇界廖俠懷、薛覺先、上海妹、任劍輝等經常演出,或籌集抗日經費,或宣傳愛國精神。其中以梁寒淡導演的《明末遺恨》、藝聯劇團張雪峰、李亨等演出的《敗家仔》、《家》、《春》、《秋》、《四代同堂》影響都很大。

1941年日寇悍然發動太平洋戰爭,香港淪陷,澳門愛國人除接濟香港難民,還在廖承志的領導下,參與了從虎口搶救文化界人士800人的行動,經澳門這西線逃出虎口的有夏衍、梁漱溟、司徒慧敏、金山、蔡楚生、王瑩、范長江、金仲華等名人。這一行動被譽為中共創造的奇迹。長達十四年間,小小的澳門作出重大的貢獻。小城也得到一次精神洗禮,澳人接受了血與火的鍛煉,影響深遠。

為賑濟難民、飢民,慈善團體和宗教團體也分彼此,加以賑濟,一位林長帶女士捐三萬元助同善堂施粥,派難童餐。香港淪陷後的1942年,開始遣送難民回鄉,除殷商承擔部份經費之外,各界也盡力支持,一位家庭傭工,捐出300元血汗錢,歌女銀星捐了1500元私蓄,《華僑報》慨捐5000元,都見報表揚。富商高可寧兒子結婚節下筵席費十萬捐出,愛國青年商人馬萬祺結婚也節省五萬捐出。註11  充份反映了血濃於水的同胞情。

3.英雄輩出,樹立光輝榜樣

 謹此介紹澳門社會上幾個平凡人物的故事,讓大家牢記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們澳門人的祖輩是怎樣用自已的血肉加入建築新的衛國長城的。

(1)功績卓越的領導人廖錦濤

廖錦濤是岐關汽車公司職員,四界救災會領導成員,澳門地下共產黨領導成員,為抗日做了大量工作。1937年8月,他以身作則,帶頭回國服務,為第一團團長。他先後率領七個隊,一個機工隊共126人參加十二集團軍服務工作,功績卓越,升任第七戰區政治部少校。註12 他的妻子麥葦,生下女兒才三個月,交母親撫養,毅然與丈夫並肩踏上抗日征途。四界救災會前後組織這百多位回內地服務的澳門青年中,湧現大量動人事例。 廖錦濤的妺妺廖堅和廖明也分別參加服務隊第二和第三隊,一門四傑,好一個為民族的獨立無私奉獻的家庭。“皖南事變” 一周後,廖錦濤慘被國民黨余漢謀部隊所誣陷殺害,後被追認為烈士。可想戰後七十多年安定的日子,是多少先烈的犧牲給我們換來的!

9
廖錦濤↑
10
麥葦↑

(2)烈火中的金鳳凰——楊維學

楊維學自小斷了右掌,是殘疾人士,但他身殘志氣高,是一個積極奮進的青年。16歲父母雙亡,來澳門日工夜讀,除提高文化水平外,他靠左手打出一手好算盤,寫出一手好字,畫出幅幅好畫。七‧七事變後,毅然結束在澳門的五年工讀機會,回到中山走上抗日救國道路。在宣傳、教學和游擊戰鬥中均有出色表現,先後任中山義勇大隊黃烽中隊指導員、和中山五區民主鄉政負責人等職務。1944年12月晚上他帶警衛員黎森,女戰士葉濤(葉金彩)從梅溪村返回游擊根據地,他們被日軍警犬發現後分頭逃走,他左手持三號左輪槍與狼狗搏鬥,能擺脫了警犬,走進一個大勒林,後日軍湧至放火燒林而被捕。日寇知道他是游擊隊負責人,對他進行幾天幾夜的嚴刑迫供,拷打、灌水、吊飛機. . . . 楊維學堅貞不屈。敵人最後把他轉解下柵外沙,吊掛松樹上折磨,楊維學始終不動搖,最後日軍在樹下點燃木柴,用烈火把他活活燒死。楊維學豪無懼色,他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萬歲!”從容就義,年僅29歲。成為一位像《紅色娘子軍》的指導員洪常青式的英雄人物。註13

楊維學自畫像↑
楊維學自畫像↑
“九‧一八”七十週年葉濤(葉金彩)重遊東坑↑
“九‧一八”七十週年葉濤(葉金彩)重遊東坑↑

(3)抱著炸藥炸橋英勇捐軀的梁捷

澳門青年工人梁捷因家中有母親、妻子和兒子,兩次申請參加回鄉服務團都未被接納,但他保家衛國決心堅定,才成為第三隊成員。1939年在一次戰鬥中,梁捷自告奮勇,率4名政工隊員、8名扛火藥民眾和一連士兵擔任火力掩護讓大隊撤退,他們要前往炸毀大沙河木橋,以聚殲日軍,掩護部隊轉移。在行動中奮不顧身,自己中彈犠牲,抱著炸藥而死,年僅29歲。另一位同樣抱著炸藥犧牲的侯傑光,是澳門兩位令人深深崇敬的——董存瑞式的英雄。

 

梁捷
梁捷

(4)堅定奉獻的柳志彬

柳志彬(1922-2011)少年時曾上五桂山游擊區服務,他的叔父柳兆懷(後化名鄭新)是中山縣抗日游擊大隊的領導,夫婦一齊離家抗日,認為侄兒年紀小,家中又有老幼,命他回澳照顧家人並繼續學業。他後來在岐關公司任司機。他的叔父柳兆懷和舅父馮彬先後在敵後在戰場犠牲。

為粉碎日德打通印度會師的陰謀,聯軍告急,要求中國派大軍加入中、緬、印的國際戰場。中國遠征軍臨危受命,由杜聿明將軍率領,直奔緬甸,投入國際反法西斯戰場,需要大批運輸司機。在澳門柳志彬、徐曼秋、區文、楊霖開、徐漢中、陸海等直奔貴陽、參加滇緬路運輸軍需品的工作,在槍林彈雨中完成任務,堅持到抗日勝利。註1 4徐曼秋曾在1937年11月參加會寧回鄉服務團,和柳志彬一樣,再遇抗日需要,立即再次投身救亡工作。徐曼秋在楚雄運輸站當調度,其餘各人當司機。

“九‧一八” 七十週年柳志彬重遊五桂山↑
“九‧一八” 七十週年柳志彬重遊五桂山↑

三、 澳門教育的光輝史頁

(一)抗日前夕的澳門教育

澳門教育一直追隨著祖國教育近代化前進的足迹,緩慢地進步。

清宣統初年,維新派康、梁的黨人曾在天神巷七號宋氏大屋開辦全澳第一所華人學堂──華商學堂,約有學生一百人,採分級上課制度,除學科之外,還設圖、工、音、體。不幸一名學生練習鞦韆時跌死,家長紛紛令子弟退學,該校如曇花一現,可見新事物成長的艱辛。[i]

與此同時,同盟會成員潘才華留學日本,回澳開辦培基中學,校址設於峨眉街4號,學生百餘人。辛亥年春節,抗議營地大街寶衡銀號掛清朝的“龍旗”,並帶頭剪掉辮子。該校維持了十多年因經費問題而結束。1914年,一群熱心華人成立“樹學會”,開辦了澳門第一所英文學校──澳門英文學校。校址設於三層樓上街,由在香港受過英文教育的郭杓任校長,採英國學制,由Form 1–Form5,高年級用英語授課。1921年,有所發展,再遷至大廟頂蔡氏大屋,加設漢文部,亦即漢文學校的前身。十年後英文部結束,漢文學校繼續發展成為本世紀前半葉一所著名的中文學校。

1928年,由廖奉基和譚綺文於1926年創辦的粵華中學從廣州遷來澳門,設初中及小學,後來辦高中,當年是澳門唯一的高中。

與此同時還有知行小學、致用小學、佩文小學、宏漢小學、華仁中學、中善中學、復嶺中學等。可見華人在民國初年私人辦學的熱情。

(二) 澳門教育輸入新血,質量躍升,影響深遠

年份 校名 校長 校址 備註
1937 總理故鄉紀念中學 司徒優 白頭馬路 翌年10月戴恩賽任校長
1937 嶺南中學 何鴻平 白頭馬路  
1938 執信中學 楊道儀 南灣  
1938 中德中學 郭秉琦 媽閣街10號  
1938 培英中學 區茂泮 望廈唐家花園  
1938 協和女子中學 廖奉靈 巴掌圍,高樓下巷  
1938 潔芳女子中學 姚學修 下環龍頭左巷  
1938 思思中學 李震 南灣  
1938 教忠中學 沈芷芬 媽閣街  
1938 廣州大學附中 (主任)譚維漢 白馬行  
1938 越山中學 司徒優 白鴿巢前地 司徒優離紀中自辦
1938 培正中學 黃啟明 賈伯樂提督街  
1938 廣中中學 劉年祐 南灣  
1939 知用中學 張瑞權 青洲英坭廠  
1939 中山聯合中學 林卓夫(兼)    
1939 南海聯合中學 李兆福    
1939 省臨中學    陳家驥    初遷灣仔後來澳門

1936-1940年間,廣東學校不少遷來,1941年培道等也從香港遷來,澳門一時名校林立,澳門學生從八千人增至三萬多人。許多聞名嶺南的教育家如張瑞權、譚維漢、陳道根、區茂泮、廖奉靈、黃啟明、劉年祐、郭秉琦、沈芷芳、朱伯英、林範三等來澳辦校或被聘在本澳私校主政。大批著名的教師如數學的新、舊四大天王劉芙初、胡金昌、潘子湘、張兆駟、莫煥基、何宗頣等;大學教授、名師宿儒,語文教師符俊、歐陽韶、黃漱石、蔡語邨等;文學家和文字學家陶俊棠、易麟閣、麥格斯、林德彰、鄧景范和孫中山秘書連聲海等;英語教師李寶榮,鄧肇元,經濟學教授陳律平;著名體育、童子軍教練梁碧霞、梁松、李朝炷、謝不凡、張鐵軍、黎保標、黎勁雄等;著名音樂教師蕭文、俞安斌;著名國音導師關玉書、何仲恭等;美術名師司徒奇、梅雨天、何磊等,一時星光閃爍。促使澳門學校的管理水平、教育水平、教學水平、設備水平均大大提高。還有一些教育官員也一度來澳,如廣東高等學堂教務長,廣東省教育會會長汪兆銓,廣東都督府參事掌管全省教育行政,兼廣東高等師範校長的金曾澄,廣東教育廳廳長,廣東通志館館長北京大學教授黃節等。澳門一時人才鼎盛,有如輸入大量新鮮血液,也促進社會文化學術水平顯著提升。註15 澳門教育近代化因外力而走向成熟,促進質素的發展。抗日勝利後部份學校遷回廣州,但對澳門的影響仍十分深遠。

(三)校園文化蓬勃興旺,給學生成長一個優質環境

培正中學劇團自覺下鄉宣傳↑
培正中學劇團自覺下鄉宣傳↑

十四年間,以抗日救亡為主旋律的校園文化蓬勃發展,演講、戲劇、歌詠、閱讀、寫作等學術藝術活動培養學生廣泛的興趣,促進青少年精神發育。這些活動既激勵學生、又宣傳群眾。不少師生還走出校園,配合社會上的抗日工作需要,不管是本地學校,還是遷來學校,師生心中不但深植了愛國良種,還在參與中練就了合作精神,提高了組織能力,精神面貌更煥然一新。1937年暑假,培正中學學生自治會組織“暴風劇社暑期流動宣傳團”和“培正中學暑期流動演出宣傳隊”,就冒槍林彈雨分別到廣東的農村宣傳演出。

參加本澳抗日活動的師生甚為普遍,四界救災會十一名理事中,教育界有李哲夫(李桂森)、張鐵柔(即張釗、張陽)和張志成三位。除顧問梁彥明之外,陳公善、陸望明、龍帆蓀、周筱真都參與組織工作。中葡官校教師崔瑞琛也是抗日中堅份子。註16

社會十分關注下一代的成長,不少學校設立免費、半費學額,不少社團還收容難民學生,大興義學。澳門中華教育會在南京教育部支持下,也辦了六所難童義學,附在學校中,發動熱心的教師課餘義教。濠江中學開辦免費初中,還有一些學校開辦夜校,免費為成年人提供課程,形成一次有效的社會掃盲活動,使澳門人口的文化水平大有提高。張鐵柔、梁惠民等教師後來還參加回鄉服務隊,張更因工作出色獲嘉獎。

不少進步的師生還想方設法支援游擊區工作,如鏡湖護校師生在校長柯麟的影響、教育和組織下,發起組織澳門中國青年救護團。共產黨員柯麟在醫院負責人徐偉、梁彥明的支持下,親自為學員傳授戰地救傷知識,派到廣州救助日軍大轟炸受傷的同胞、應邀到中山、灣仔救護傷員。秘密為游擊區輸送醫護人員和藥物,還參與營救文化精英活動,作出特殊的歷史貢獻。

這是第一期學員畢業特刊↑
這是第一期學員畢業特刊↑

抗日戰爭期間,澳門居民物質生活十分貧乏,但精神營養十分充實。在國共一致抗日期間,澳門各界不分政治和宗教信仰,不分階層,結成廣泛的抗日統一戰線,大量救亡工作中,不少學生參與。賣花賣旗,合唱合奏主力都是學生。高層次的文化活動如讀書和寫作也一時蓬勃。“炎青讀書會”、“起來讀書會”、曉社讀書會”、焚苦讀書會”、“前哨讀書會”、 “密雲讀書會” 紛紛成立。青年學生讀艾思奇的《大眾哲學》,(美)斯諾的《西行漫記》和抗日雜誌等進步書籍。中學生、小學生在這種萬眾一心,抗日救亡的大環境中,思想早熟,情感昇華。

抗日期間澳門青年學生的讀書心得↑
抗日期間澳門青年學生的讀書心得↑

香港淪陷後,在學校關閉、學生銳減的情況下,澳門教育界和全澳愛國者一道,以團結自救的精神,還做了大量的工作。1943年11月,中華教育會組成“糧食協助會”,派代表向政府要求配給平價米糧,分售本澳教職員。 1944年中華教育會為幫助本澳高中畢業生回內地升學,商洽渡船公司免收船費等。

(四)以英烈為榜樣,新一代也作出光輝榜樣

皖南事變以後,在危急的時刻,不少澳門師生也和各界愛國志士一起,挺身而起,響應號召直接奔赴敵後戰場參加游擊隊工作。1932年,旅日青年鮑雁波(鮑華)、黃新英先後被日方遞解出境,回澳聯同鮑夢光、楊振聲、楊雪溪創辦濠江小學,黃仁輔為首任校長,以培育愛國人才為宗旨同時成為抗日活動的基地,該校教師思想進步,是旗幟鮮明的愛國學校。為宣傳抗戰,鮑雁波組織綠光劇社、歌詠團,除在澳公演外,假日組織師生下鄉,喚醒國人認識局勢。

鮑雁波後因應救國需要,回鄉服務投身救亡。濠江繼任校長黃健堅持這一愛國辦校方針,濠江遂成為愛國的搖籃,參與本澳抗日活動的師生前赴後繼,其中不少回到敵後的艱辛環境工作和戰鬥。總務主任區夢覺、體育教師鄭少康等先後回國參與。

2010年革命老人留影:前左為歐初,左二為梁鐵,右一為林鋒,後中為劉光普↑
2010年革命老人留影:前左為歐初,左二為梁鐵,右一為林鋒,後中為劉光普↑

遷來澳門的中山紀念中學(簡稱紀中)學生義不後人,僅抗日戰爭中成仁的烈士有十三名之多。註17 他們用實際行動實踐了“樹大志,立大功,做大事”的紀中精神。當年紀中學生李成俊,周福榮,賴冠威(賴達)、鄭誠之等籃球五虎將全部參與戰鬥。澳門學生参加五桂山、鳳凰山遊擊區的還有鏡湖護士學校的李鐵、曾還、任艷華,朱碧;培正的韋慶遠、鄭帝普、趙不屈、關英和鍾鐵堅;崇實的劉光普、葉向榮;中德的徐永鏗(徐疾)、鄭汝鈿、錢景麟、任惠蓮和劉國模(劉星);聖若瑟的林鋒;聖羅撒的梁鐵;雨芬的李沛方;鏡湖小學李甘泉,司徒誠等十多校的青年學生。他們或在學校教師的教育下,或在國語訓練班、社會活動中得到引導啟發,他們以英烈為榜樣,不顧個人安危,奔赴救亡的第一線。當年報章還報道有決心奔赴革命聖地廷安的三位澳門女學生,在武漢被家人勸回的消息。註18

以上所介紹的,反映了澳門社會各界在十四年艱苦歲月中的概貌,也是當年澳門師生成長的環境。請看以下普通的師生的故事,我們可以從從他們身上,深信黑夜必有盡頭,在苦難中胸懷曙光,堅信黎明將至。

1.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 號召 的趙不屈

趙不屈是澳門著名漁欄“新和棧”的太子,1943年畢業於培正中學,千里拔涉回到陪都重慶,因錯過了大學的考期,毅然響應“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報考了軍官學校通訊科,完成一年的訓練之後,即參加軍隊工作。在槍林彈雨,橫屍遍野中隨軍輾轉陜西,抗日勝利後又隨部隊調守廣州。因遵父命不參加內戰而回澳從事教育工作。註19

2.幾度出生入死的女戰士梁鐵

梁鐵出生澳門,早在聖羅撒女子中學讀書時便加入了進步組織,是澳門地下共產黨的 “澳門四界救災會” 支部書記,動員青年回國抗日黨支部的組織委員, 秘密會議也在她家大炮台4號召開。1939年7月7日她作為救災會第四分隊隊長率隊赴廣東順德加入部隊抗日。救災隊的黎景尹、陳壽彭、陳曼、蘇達文等先後在抗日戰爭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她也幾次瀕臨絕境,兩次得到群眾冒險掩護,才逃過日本獸兵的搜捕。1944年梁鐵被分配到廣游二支隊第二大隊,在7月26日植地莊戰鬥中,他們15人被困在半山腰,突然一個炸藥包扔在他們之間,只聽一聲巨響,直冒濃煙‥‥當她醒來睜開眼豐睛,才發覺腹部和手腳全是血。    日落之前日軍撤退,梁鐵才知道戰地上只剩她一人活著,其他14名隊員全部血染長崗嶺。 整整60年了,日軍的彈片、鐵砂長留在她身上。她掀起褲管,讓人們看到她雙腿佈滿300多個發白的傷疤,有些地方鐵砂還留在體內。註20

四界救災會第四隊出發留影,前左二是學生梁鐵↑
梁鐵腿上是1944年的傷疤↑
梁鐵腿上是1944年的傷疤↑

3.駝峰天使黃歡笑

澳門女學生黃歡笑完成中學轉到香港瑪麗醫院高級護士學校就學,畢業後加入英國皇家護士學會。1941年12月香港淪陷,她了解到美軍飛虎隊急需懂英語的護士,激於義憤,響應宋慶齡組織的“中國同盟救護”組織的號召,決心投身前線,幾經輾轉到了昆明為美國傷病員服務,成為唯一英語嫻熟的護士,也是唯一的女性。她被飛虎隊稱為駝峰天使。黃歡笑一直堅持到抗日勝利,因與中國遠征軍醫院副院長高生道結婚,後來定居昆明。註21

下載於文化傳播網↑
下載於文化傳播網↑

4.寧死不屈的鄭誠之

鄭誠之是澳門紀中十三烈士之一,岐關公司老板鄭芷湘的親侄,志願參加游擊隊工作,曾因病回澳醫治,病愈迅即回五桂山繼續戰鬥。可惜在勝利前夕的1945年5月,部隊在中山三鄉被日軍包圍,他與戰友一起堅強抗爭直至彈盡,寧死不屈,集體引爆手榴彈,鄭誠之高唱《義勇軍進行曲》慷慨犧牲!註22

5.矢志報國的林毓桓

紀中另一位參加中國空軍的林毓桓,出生於南美洲危地馬拉,父親林善儀是中山人,母親是危地馬拉人。他身裁健碩,隨父親回國後,在廣州多校就讀,後隨家逃難到澳,1938年入紀中插班,與澳門日報董事長李成俊同班就學。當年紀中在松山白頭馬路校址上課,同學們都親眼看見林毓桓經常在校園鍛煉身體,舉重、拉鋼圈,極為自覺。註23原來國難當頭,他早立下報國的宏志,終於1941年被空軍學校錄取,後又到四川中央空軍學校受訓。1943年 8月隨教官空中迎敵表現出色,翌年被選送美國洛杉磯深造。1945年冬回國服役。於1949年4月作為飛行教官帶學員升空訓練時,因天氣突變與另一機相撞,遇難身亡。註24

6. 兩代忠烈的父子陳衡葆和陳壽彭

紀中十三烈士中有一對父子:教師陳衡葆和他的兒子,紀中學生陳壽彭。父子先後參加敵後游擊隊,先後犧牲,堪稱兩代忠烈,其無私奉獻的精神,大大激發同仁。註25

7.廖平子和他個人手書出版的抗日雜誌《淹留》

教育學生奮發有為是教育工作者最基本、最直接、最光榮而又最偉大的任務。在抗日的洪流中,教師整體是一支鋼鐵隊伍,以talk and chalk(語言和粉筆)為武器,培育出一代新人。廖平子,1905年在香港加入同盟會,1907年留學日本,回國後在多份報刊工作,1938年賤賣桑田幾十畝,到澳門購買槍枝彈藥,組織農民抵禦日偽,失敗後於11月攜眷避難到澳門,任漢文小學教席。為了盡己所長,為抗日獻力,他以一己之力,創辦手書雜誌《淹留》,以詩、畫抒發愛國情懷,聲討日寇罪行,歌頌抗日英雄,激發國人不要當亡國奴,必須團結一致,奮起救國。《淹留》每本定價國幣五角。該雜誌曾獲蔡元培訂閱和贊助,蔡稱廖平子為“南國一詩人”;讚《淹留》為“抗戰史詩”。 《淹留》共出版40期,成為澳門抗日文化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這種有一分熱發一分光的精神,確代表當年澳門教師群體的奉獻精神。註26

8. 平凡中洋溢出愛國激情的劉雅覺神父

劉雅覺神父(1871-1951年)是澳門天主教會首位華人紅衣大司鐸,公教義學創辦人兼校長,他在聖若瑟神學院長期任教中文、英文、葡文、拉丁文和音樂。1920年積極參與籌建澳門教育會(即中華教育會)被選為首任會長。他也澳門是著名的作曲家、鋼琴演奏家。1912年為振奮民心,為國家富強而譯著《西樂捷徑圖解》引進西洋五線譜;1913年又與香港著名學者、香港大學教師胡禮垣合作,為胡所作《中華民國頌》歌詞譜曲。1933年他隨百多人的朝聖隊伍從梵蒂崗教廷回程,順道遊歷歐洲名城,在華洋混雜的郵輪上,遇到外國人趾高氣揚,蔑視中國人,抬舉日本人的情景,劉神父憤憤不平。當他在鋼琴上演奏一曲,旁人把他當作日本人而熱烈鼓掌讚賞的時候,以國際性為基調的天主教神職人員,一般不強調國籍的,但這一次,劉雅覺大司鐸卻高調當眾宣稱:“我是中國人!”2008年本澳還發現兩首劉神父作譜的抗日歌曲:《向前衝》和《思親》。在澳門這一宗教多元、文化多元的社會裡,澳門的愛國人士也是多元的。劉雅覺神父就是其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註27

劉雅覺神父 ↑
劉雅覺神父 ↑
梁彥明校長↑
梁彥明校長↑

9.堅如磐石的校長、書法家、詩人、政治家梁彥明

梁彥明(1885-1942年),1909年從廣州來澳辦崇實學,1910年加入同盟會,成為中國國民黨澳門負責人之一。1919年“五‧四”運動前後,他已積極向師生宣傳抵制日貨,團結愛國。1920年參與籌備成立澳門中華教育會,梁任第一屆評議長。1921年孫中山先生在廣州臨時大元帥府會見他,鼓勵他“團結澳中革命份子,作非常政府之後盾”。1922年,他與中華教育會成員一道,組織三千師生的國恥大遊行,轟動省港澳。1925年孫中山逝世,各界人士在鏡湖醫院舉行追悼大會,二萬參與者之中,師生佔了八千,梁彥明校長應邀在會上演說,闡釋三民主義。他幾十年堅決積極領導抗日工作,先後組織成立全澳性的和知識界的抗日組織,日本侵略者對他恨之入骨, 1942年12月24日被日本漢奸在澳門暗殺,也是為抗日義無反顧的烈士。出殯之日,澳門師生千人執紼,路過日本領事館前在白色恐怖下切齒睨視,以示無聲抗議,表現了澳門學界同仇敵愾、共赴國難的決心。註28

  四、最有意義的懷念

1944年與紀中十三位烈士共赴國難,在五桂山參加革命,分配到戰地《新大眾報》任採編的紀中校友李成俊,為永誌先烈英魂,寄託永恆的師生、同窗情誼,在今日紀中校園捐建丹心亭,於2011年11月11日舉行揭幕儀式,並應邀向二千紀中學生講述抗戰的崢嶸歲月,以有血有肉的史實傳遞英烈的精神,宏揚紀中人應有的自豪!丹心亭永立紀中校園,是有心人為先烈樹立的豐碑;紀中人對國家民族的精誠奉獻,為母校增光,為澳門教育增光!這是最具意義的懷念。

李成俊先生為《澳門日報》社長,現為董事長。澳門日報經常刊出全國人民包括澳人的抗日事迹,李老亦向我提供不少史料,本人從中得到教益,本文得以充實,籍此表示深深謝意!

   李成俊先生在丹心亭揭幕儀式上致詞↑
李成俊先生在丹心亭揭幕儀式上致詞↑

榜樣的力量無窮。以上的動人故事,在澳門歷史上應該大書特書,讓澳門的光榮傳統能够化作優質的教材,讓澳門新一代了解我們的祖輩如何在抗戰的烽火中接受大時代洗禮,品德得到淨化,思想得到昇華。

澳門小學生聽抗日時期的澳門故事 ↑
澳門小學生聽抗日時期的澳門故事 ↑

當年只有十二萬人口的小城,如何因我們祖輩的奮發有為,使賭城放出異彩,讓嫖賭飲吹充斥之地湧現一股清流!今天,我們沒有這樣的成長環境,但我們可以宏揚澳門的抗日文化,宏揚全中國的抗日文化,優良傳統難道不能繼承從而再發揚光大嗎?!這些材料已得澳門教育界重視,我直接向澳門各校師生宣講已過萬人次。還未算澳門以外的聽眾。今天我們實在無法尋回當年的優質環境以哺育新一代,希望與更多人一起,繼續宣揚澳門本土的英雄事迹,讓我們一起發潛德於幽光吧!

備註

註1劉羨冰:《學史鑑史》,澳門出版協會, 2005年, P.176-177。

註2趙連城:《同盟會在港澳的活動和廣東婦女界參加革命的回憶》,轉引自《辛亥革命回憶錄》二集,文史資料出版社,1981年。 P.302。

註3陳樹榮:《賑濟兵災》君亮堂出版社,2012年P.7

註4左雙文:《一‧二八事變與國民政府的外交政策》,“紀念抗日戰利65週年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2010年9月,P.5。

註5何寶松:《淞滬烽火—十九路軍一二八淞滬抗戰紀實》序, 廣東省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1991年,P.1。

註6《淞滬烽火—十九路軍一二八淞滬抗戰紀實》, 廣東省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 1991年,P.179。

註7結義堂值理徐瑞明口述歷史;

2011年上海徐匯區圖書館館長韓建東聽我轉述,曾表示與史料所載“差不多”。

註8郭昉凌:《澳門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的地位和作用》,“紀念抗日戰利65週年學術研討會”, 2010年9月,P.121。

註9《籃天碧血顯國威》,中國文史出版社,1990年,P78。

註10葉金意口述歷史。

註11傅玉蘭:《抗戰時期的澳門》,澳門文化局,2001年,P.68-72。

註12陳大白:《天明齋文集》澳門歷史學會, 1995年。

註13葉金彩(即葉濤)口述;

《珠江怒潮》中共中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2001年,P.85-86;

《中山英烈》第一輯,P.147-149;

《烈火鑄英魂》,中山大學出版社,1997年。

註14柳志彬、許秀蘭夫婦口述歷史。2001年

註15劉羨冰:《世紀留痕—二十世紀澳門教育大事誌》,澳門出版協會,2010年,P.38。

註16劉羨冰:《澳門教育史》, 澳門出版協會, 2007第三版,P.158-161。

註17劉居上:《薪火相傳話紀中》,廣東人民出版社,2010年;

李成俊口述歷史。

註18《澳門中山抗戰期間活動回顧》,林鋒、李鐵、梁鐵等口述歷史, 2010年4月13日

註19濠江客:《澳門同胞支持抗戰》十七, 2005年,澳門日報

註20《珠江怒潮》中共中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2001年,P.102,104,以及其他零散史料。

註21黃軍:《活躍於駝峰空運的澳門人》陳樹榮:《駝峰天使黃歡笑》澳門日報 2005年。

註22李成俊口述。

註23李成俊口述。

註24政協廣東省中山市文史資料第16輯及李成俊口述。

註25李成俊口述。

註26澳門文化廣場等《書香文化節》請柬,2005年12月  24日。

註27劉羨冰:《為教育界增光的首屆會長劉雅覺:》刊於《澳門教育史料展圖集》2010年,P.257。

註28郭輝堂:《梁彥明烈士紀念集》,1946年:P.9。

參考書目

郭輝堂:《梁彥明烈士紀念集》,1946年。

劉居上:《薪火相傳話紀中》,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0年。

劉羨冰:《澳門教育史》,澳門出版協會。2010年增訂版。

劉羨冰:《學史鑑史》,澳門出版協會,2005年。

劉羨冰:《世紀留痕—二十世紀澳門教育大事誌》增訂版,澳門出版協會,2010年。

劉羨冰:《中山英烈》(第一輯),中山大學出版社,1997年。

陳大白:《天明齋文集》,澳門歷史學會,1995年。

傅玉蘭:《抗戰時期的澳門》,澳門文化局,2001年。

黎一樂:《中山抗戰初期史料考述》政協廣東省中山市文史資料委員會, 2000年。

羅章有:《鳳凰山歲月》,珠海市政協學習文史委員會 , 1998年。

《辛亥革命回憶錄》二集,文史資料出版社,1981年。

《紀念抗日戰利65週年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廣州,2010年。

《淞滬烽火—十九路軍一二八淞滬抗戰紀實》,廣東省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1991年。

《珠江怒潮》,中共中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2001年。

《勝利大營救》,解放軍出版社 ,1999年。

《珠江滾滾》,廣州地區老游擊戰士聯誼會珠江縱隊分會, 2005年。

《中山抗戰紀實》,中共中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 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