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TEEN」空

小川

(電影:古惑仔)
(電影:古惑仔)

A學生沉迷電子遊戲,對其他東西毫無興趣,上學沒有靈魂,放學後立即飛奔回家。其父患病,母親被迫辭工照顧,兩個弟弟也有學習障礙,一家人生活困苦,靠領援助度日,作為長子,未能支援家庭卻反成困擾,母親心力交瘁。

B學生無心向學,曾糾眾與人打架。缺乏責任感,經常欠帶學習用品,不願完成作業,對學校的獎懲制度沒有感覺而且經常缺課。雖會聆聽師長道理,但實際行動上卻沒任何改善。其父母經常不在澳門,聯絡甚難。

C學生轉校到來之前已有傷人紀錄,之前就讀的數間學校皆不足兩月便已因屢犯校規而勸令退學;該生不願與輔導人員見面,面對全家長輩的軟硬兼施亦不為所動,一年後在制度下重返校園。到校之初,習慣性動粗,經常不上學,與同學偶有衝突且對老師沒有好感。

一般情況下,學生在課室學習,力爭上游,期望取得更好成績,中學畢業後順利升讀心儀大學。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在同一天空下,尚有部分學生身處的環境相對較為複雜,甚至因為缺乏適當的關顧而誤入歧途,無法健康成長?

上述提及的A、B、C學生後來如何?

A學生,投其所好,與其同玩手機遊戲,並肯定其在遊戲中所表現的聰明才智,成功與學生建立溝通橋樑。及後,該生父親在學期中不幸病逝,家庭陷入困境,故向學校爭取發起全校募捐活動,助其度過難關,並透過駐校社工,與跟進該生家庭的社工取得聯繫,表達學校慰問之餘,亦約見其母親,轉交學校籌集的帛金。事後對該生曉以大義,讓其明瞭家庭的狀況、母親的無助、長子的責任。現在該生作息時間漸見有序,慢慢專注學習,在課堂上神遊物外的狀況漸次減少,雖未至於名列前茅,但已有明顯進步,母親甚感安慰。

B學生,經介紹接觸某個運動項目後便樂在其中,而且積極參加比賽,更獲取獎項。前後判若兩人,成績、品行大大改善,不用師長提點也能做好本份,而且脫離過去圈子,沒再出外打架,學期末成功升班。

C學生,不斷給他正面鼓勵,即使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也予以肯定,並且不執著於挑剔其錯漏和違規。溝通時往往先肯定其表現良好之處,再表示對其犯錯部分的包容,讓學生明白當中好意及對他的尊重,協助他放下對老師的成見,期間製造機會跟駐校社工一起與該生共晉午膳,換個環境再對其想法、背景和家庭現況作進一步了解,情況稍有改善。可惜不久之後,該生因校外事情而再度中輟,交由社工跟進。新學年,他計劃報讀夜校,再踏征途。

面對在成長中遇到挫敗而有行為偏差的學生,我們隨便都可以找到他們的瑕疵和不足之處。可是我始終相信,醫生在醫治病人的時候,除了把他身上所有頑疾一一檢查清楚外,還要為他制定康復療程。

剛才所提及的例子還有沒有更好的輔導方法?我相信一定有!只是自己盡了全力也只能如此而已。畢竟,學生輔導是一門學問,亦是一種體驗,它提醒我必需要時刻自我提升,使自己在完成課堂教學的同時,亦要掌握更多技能去勉勵和幫助同學成長。

拙文純粹分享,如有謬誤和不當,還望各位同工多加提點,匡我不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