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父母者,最想要的是什麼?當然是子女健康快樂成長。如何令兒女健康快樂成長,相信是令許多家長頭痛的問題,生理上的健康成長很容易達標,而心靈上的健康發展卻是門學問。既需要家長言行身教,也需要為孩子建立正確的價值觀,而“親子共讀”無疑是一個良方。

“土生土長”的兒童文學作品

“親子共讀”,顧名思義就是家長與孩子一起閱讀。然而,適合孩子閱讀的素材畢竟有限,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應該要有公平正直的價值觀,以培養孩童的“真、善、美”為目標,有教育意義但又不流於說教,發人深省,令說故事的人與聽故事的人都能產生共鳴。鄰近地區如香港、台灣、內地早有成熟的讀書會及作品,偏偏澳門沒有,專門從事兒童創作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僅有。歸根究底是因為發表平台不足,加上許多家長認為那只是與幼兒的遊戲,不值一提。兒童文學在長久被社會忽視的情況下,造成了發展的困境。有見及此,一班志同道合、有心有力的作家聚首一堂,默默耕耘,共同創作出具有澳門本土文化意識的兒童文學作品。

建立優秀兒童文學平台

是次專訪一直致力關注澳門兒童文學創作,身體力行推動“親子閱讀”的楊穎紅老師,又透過楊老師邀請到澳門大學教務長彭執中及網絡作家紫菱進行訪問。

三位受訪的澳門兒童作者---左起紫凌先生, 彭執中先生, 楊穎虹女士
三位受訪的澳門兒童作者—左起紫凌先生, 彭執中先生, 楊穎虹女士

訪問當晚,彭先生一身正裝,頗有儒者風範,拖著行李箱前來接受訪問,就像變戲法似的,從中拿出不少書籍,如數家珍地介紹那些對小孩意義非凡的書籍;紫菱身穿休閒便服,卻自有一股書卷氣;楊老師外表斯文甜美,說話婉轉動聽,是被訪者中唯一的女性,兩位男士對她讚不絕口,異口同聲地說是看在楊老師份上才動筆寫作。楊老師等朋友自有一份親和力,不難想像他們是擅長親子說故事的高手。

彭先生是“開元故事法”的創立人,亦是《澳門日報》“伴我成長”版的專欄作家,致力提倡順應孩子的興趣和需要進行故事互動創作,曾為多個機構義務主持講座和工作坊等。自女兒三歲起,彭先生每天堅持為她講床前故事,日子有功,由於多聽、多讀、多寫,女兒的作文亦取得不俗的成績。他從2010年開始,教導家長講故事的技巧,曾出版《開元故事課堂:講故事給孩子聽》、《開元故事課堂:一起來編故事玩》及《講故事的魔法:開元故事講堂》等專著。

彭執中先生獨創的開元故事法
彭執中先生獨創的開元故事法

紫菱先生為小說家,喜歡懷舊和幻想,作品受網絡作家南派三叔影響,曾於《澳門日報》、《2013澳門文學作品選》、《澳門筆匯》、《故事》等平台發表作品。他喜歡為小說添加歷奇或神怪元素,再以問題啓發小孩子思考。

有趣的是,兩位男性作家都不是文科出身,自言在文字表達和佈局方面技巧生澀,但通過不停寫作,透過實戰來練筆,不斷累積經驗,慢慢開始形成自身的獨特寫作風格。

楊穎虹老師出生在一個傳統文化氛圍濃厚的家庭,自小便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極為濃厚的興趣。少年時舉家移居澳門,朋友不多,只好以閱讀為伴,藉此排遣寂寞。長大後攻讀中文系,順理成章地當了語文教師。

後來,楊老師當了母親,開始讓孩子接觸兒童文學,希望他們能夠愛文學和愛生活。起初,在《百分百家長》撰寫專欄文章,把兒童文學的信息向家長們推介。然而,在搜集資料的過程中,她意外發現澳門缺少兒童文學,長久以來只有一本葡文版的民間故事圖書,加上《百分百家長》一年只出四期,一個欄目只給一人寫作,這是一個相對狹窄的平台。她想為孩子創作一些適合他們的讀物,想讓更多人了解和重視兒童文學,想要有專屬於澳門、且具有澳門本土特色的兒童文學作品。她認為要做到這點,唯有建立一個穩定的兒童文學發表平台。

雖然之前從未做過類似的事,但受到文友鼓勵和民政總署的支持,楊老師四處奔走,聯絡包括彭執中、紫菱在內的一班志同道合、關愛兒童的文藝工作者,公開徵集文稿及插圖,又親自動筆,終於完成集合了二十六位澳門作家和十六位本地插畫師的《小城大世界──澳門兒童文學精選》。這是澳門首部兒童文學專著。由資深作家盧傑樺、凌谷、鄒家禮、鄧曉炯等人擔任編委,發表了包含詩歌、散文、故事、劇本等題材豐富多樣的作品。

推廣澳門兒童文學, 碩果纍纍
推廣澳門兒童文學, 碩果纍纍

從心出發,推廣親子共讀文化

在訪談的過程中,三位受訪者多次提到一個關鍵詞:“從心出發”,他們各自都有忙碌的工作,又有各自的家庭,不計酬勞和回報,雖然寫作風格各異,卻擁有相同價值觀──通過發表《小城大世界──澳門兒童文學精選》及舉辦一系列的讀書會和故事工作坊,建立穩定的兒童文學發表平台,創作澳門獨有的兒童文學作品,推廣“親子共讀”文化。

楊老師表示,孩子本性率真,是天生的詩人,他們不受世俗所束縛,感情真摯,直抒胸臆,雖然少了華麗的佈局謀篇,但只需加以引導,往往能寫出令人嘆為觀止的作品。再者,家長與幼兒共同討論創作,能夠建立親密的關係,互相啓發靈感,共同成長,使之成為日後共同的回憶。這才是“親子共讀”的真正意義。孩子通過親子共讀而潛移默化,從小就喜愛閱讀和創作。另外,本土創作有其代表性及獨特性,加入本土背景創作,除了能營造城市文化氛圍,把澳門優雅的環境、獨有的歷史文化底蘊,通過文字薪火相傳下去,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及“澳門精神”雙軌並行,也能勾起許多人的集體回憶和深切共鳴,使讀者更投入,同時又引起孩子的興趣,啟發生活思考,使其對自身文化產生打從心底的歸屬感。

談及未來期望和願景,三位作家都期望在今年推出一年兩期的兒童文學叢書《童一枝筆》,以及舉辦四場兒童故事會,最後能夠集結成一本精選,為圖文、戲劇等文藝創作工作者提供發揮所長的空間和機會。

此外,由於兒童文學創作處於剛起步階段,沒有長期固定的觀眾或讀者群,他們會到學校、圖書館或網上宣傳,希望未來有更多有心人參與活動,讓澳門兒童文學生生不息,充滿活力。這些有心的作家們亦期望政府除了經費支持外,更應全盤思考如何從頂層設計,協調教育暨青年局、民政總署、學校、家長等進行由點到面的合作,共同推動澳門兒童文學和“親子閱讀”文化健康和可持續發展。

三位作者暢談推廣兒童文學感受
三位作者暢談推廣兒童文學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