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樓憶舊-六國飯店

圖/文 澳門歷史教育學會

 

六國飯店──一家曾經旺極一時,現在只留下一座空樓與無限回憶的傳統舊式茶樓。六國飯店位於新馬路與十月初五日街交界,是一幢三層高的建築物。綠色的外牆、中式的三角屋頂和方形的大窗,配以西式的雕花和樓台設計,與新馬路上大部分的樓台式建築物的設計有相同的風格,呈現了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

六國飯店所在建築物始建於1913年,樓高三層,入口位於十月初五日街。茶樓內三層的面積並非相同,而是頂層最大,第二層次之,底層最小。底層沒有窗口,大廳兩側全是卡位,中間放置一些圓桌及椅子,天花板設有許多風扇以助通風,門旁設有燒臘部,而門口的左側有一條通往一樓的木樓梯。一樓正對門口的位置,掛著一塊廣州江孔殷所題“六國飯店”的牌匾。沿底層的木樓梯走上一樓,可以看到面向新馬路及木橋橫街的一側都有一些較大的窗。這一層的座位都是卡位設計,並有一條設有平台的木樓梯通往上層。二樓地方寬敞,有多張分散檯子。天花設計獨特,每四條柱子之間都有一個向上凸起的金字塔形天花,這個金字塔形天花可以與其下的四條柱子組成一個個獨立的間隔。天花板上設有吊扇,牆邊掛有鏡子,柱邊亦有木雕作裝飾,佈局華麗。

今日六國飯店側

 

六國飯店於1938年正式開業,前身為得心茶樓。因為當時六國飯店接近內港碼頭,過往碼頭繁榮時候有不少船客會到茶樓光顧,加上其特色的茶香和點心,所以六國飯店是澳門昔日著名的傳統粵式茶樓之一;再者,當時半夜靠岸的大船船客大多都會選擇六國飯店作休息的地方,而不選擇酒店,故六國飯店的名號不但在澳門本土響亮,而且外地的旅客和商賈也慕名而來,期間亦供一些電影公司在飯店內拍戲,幾位前澳門總督亦曾光顧,頗具名聲,但由於後來碼頭搬到外港,船客也大幅減少,也間接使茶樓由盛轉衰。

過去在六國飯店內部有不少的裝飾點綴,掛有多塊的牌匾,如江孔殷所題的“六國飯店”、張之英左手所題的“氣象萬千”和“少長咸集”等。現在六國茶樓所留下的物品並不多,據一塊由南海任元熙在戊寅仲冬太歲(即1938年)為頌賀茶樓開張所書開幕詞中所看,當時茶樓開張的情況盛大熱烈,記云:“月湛瓊樓,風生瑤席,膾炙一時”;開中亦記述了六國飯店的地理位置、食物種類、環境質素和顧客反應等,有云:“十月初五,俛瞰銅街……麵賦餅說,酒池肉林……六根無垢,肴薦國香……小飲顏怡,大烹意厚……味擅五洲,譽兼四美……”,開幕詞對六國飯店的盛讚在茶樓茶香滿溢和車水馬龍的茶客得到印證。在詞匾最後部分詳細列舉了當時拜賀六國飯店開張的各家飯店茶樓同業和各方人士。

昔日六國飯店內

在舊茶客的回憶中,六國飯店的美食多不勝數,當中亦不乏極具代表性。六國飯店印製有屬於茶樓本身的點心紙,在一張留存下來的六國點心紙細看,從已發黃略損的版紙中可知其歷史與意義,點心紙印製精美,右上方印有特別設計代表六國飯店的圖案標誌,而左下方亦印有杯蓋圖案以作識別,點心紙上標明了茶樓的營業時間和菜式供應:“本店全日營業,各式點心飯麵小菜美酒”、“逢星期六更換美點”,當時茶樓點心出品主要分為鹹點和甜點兩類,鹹點如雀肉雞茸賣、鴛鴦卷鳳凰、鮮蝦茸竽角等;甜點有層皮鮮奶撻、星子蓮茸包、冰肉荳沙包等,各點心名稱典雅吸引、價錢相宜,令人“加餐努力、舉醆忘憂、朵頤共快、指爪應留”。

傳統式的茶樓除了“一盅兩件”的點心重要外,“水滾茶靚”更是茶樓的服務宗旨,當中茶樓的茶好壞是茶客光顧的關鍵。六國飯店所供應的茶足令茶客所津津樂道,其中的茶有香和甜的優點。香,就是茶香,六國飯店的茶葉一部分是從香港取貨,一部分是從澳門英記茶莊取貨。據英記茶莊的盧伯伯稱,六國飯店取貨的茶葉多是普洱、水仙、龍井等,而茶樓的茶是在夜晚先煮好,到早上客人一坐下時就可端上;至於甜,是因為六國飯店的茶都是用山泉水泡溢的,員工伙記到二龍喉公園門口旁的龍頭中取水,用以泡茶。茶葉香、泉水甜,就成為了六國飯店能為顧客提供好茶的要素。

六國飯店點心紙

六國飯店雖然顧客層面廣,其中包括附近的街坊、工人和船客,就連幾位前澳門總督也曾慕名前來光顧,但是茶樓內一概不允許吸煙。茶樓內的桌下設有痰盂,供客人吐痰之用。人們常說,洗手間潔淨與否,能反映出現代酒樓的衛生情況,從其中一位被訪者口中得知,六國飯店早期的洗手間內放置木桶,上面置有兩塊板,員工伙記會相隔一段時間輪流倒棄排泄物,以保持洗手間的衛生。後期更換了較為先進的沖水系統,使洗手間的衛生情況進一步得到改善。從對瑣碎事情的重視和不斷改進,另一側面表現了六國飯店的營業狀況和待客之道。

六國飯店點心盒

澳門的茶樓文化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鼎盛的時期,各大街小道均開張了大大小小的茶樓,但到了八九十年代便隨大勢走向下坡紛紛結業,曾盛極一時、鼎足而立的六國飯店亦於1990年結業,結業後的茶樓建築由於日久失修,內部局部已倒塌且雜草叢生,建築物的外牆亦只依靠鐵架支撐,剩下一幅人去樓空、凋零破舊的景象。昔日著名的六國飯店,如今只能被定為文化遺產後而靜靜的站在原地位置感受歷史的滄桑變遷。也許六國飯店在時間長河當中不到百年的光景,但它卻具有特別的劃時代代表性和文化意義。在茶樓裡與三五知己品茶、閒聊的情景,依然活在老一輩茶客的記憶中。

本文選自林發欽、呂志鵬主編《澳門鄉土茶事》,澳門民政總署,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