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開始要談論一個人的“感性”面時,通常都是為了要有正面的評價,才會評論。

但題目一旦放上了“蔡英文”的名字,我的落筆就很難確定,到底評價最後應該是被認定正面或負面。但我必須坦言:我只是就事實發言,不會有顏色的因素刻意放入評論的敘述裡。

譬如說,在2016年8月1日,蔡英文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第一次向原住民族道歉。她概述了過去在台灣有不同來源的政權,在四百年來對原住民族造成的傷害,所以她代表政府,向原住民起碼說了十九次以上的道歉。理論上,她以“總統之尊”肯彎下身段,向原住民說出了如此謙卑的言語;而且她同時也是在兌現競選期間曾經在花蓮訴下的承諾,應該有股強烈的誠意在心。所以我在初聽到這則新聞時,確是有股暖流湧上心頭。

600_phpjYiJL9
她以“總統之尊”肯彎下身段,向原住民說出了如此謙卑的言語

但是,事後我卻發現當事人的原住民並沒有完全領情。有幾位著名的原住民藝人甚至以“虛偽”、“噁心”的字眼,來描述蔡英文這場道歉的演說。其中屬阿美族的搖滾歌手張震嶽就曾在臉書上質疑:“總統根本不需要道歉,她把現在原住民所有問題盡量解決即可”,但是“搞一個道歉⋯⋯人家是放下身段登門道歉,我們是被道歉的要登門?!排排站好,好似皇帝欽點”。如果沒有這段當事人的親自體會,外界真的就很容易被蔡英文的美麗詞彙所蒙騙。

看完原住民的故事,再回頭去看“陸客火燒車事件”,在26名喪生的旅客裡,其中有24名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面對這些被燒焦的屍體,身為主人的台灣居民都會覺得傷感。但蔡英文自始至今,沒有半句道歉說出口,而且也沒有上靈堂向死者親屬致意,完全不像上次她從巴拿馬回來,連“時差”都沒恢復,就立即跑到被“雄三飛彈”擊斃的漁船船長靈前祭拜。加上她只送輓額給導遊,對24名死在台灣土地上的陸客,竟然吝嗇付出,逐被人批說是“冷血”。

92224c737690a61e53f92d70312061d7
蔡英文自始至今,沒有半句道歉說出口,而且也沒有上靈堂向死者親屬致意

因此,再談感性,蔡英文例子,讓我們不能再從“正面評價”出發。

作者
邵宗海

作者是兩岸關係研究者。
現任台灣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
在專欄中將提供最新兩岸關係現勢發展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