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簡單的關懷

 

上周日在美式快餐店等待餐點時,突然“呯!”的一聲巨響把我的視線帶離了手機的熒光幕。眾人眼睛的焦點落在一個年齡約為65-70歲的女士身上,她正坐在小型樓梯上,手按住左邊耳朵上方的頭部,咬著牙關,但沒有發出聲音,似乎在強忍著痛楚,不想在公眾場所驚動大家。她身旁有一位似乎是她的外籍工人,正嘗試慢慢扶起她,並準備朝我坐著的方向走來。我察覺到後便立即把放在對面的運動背包拿走,騰出空間示意她可以安心坐下。但當她坐下後,我以為是她工入的外籍人士轉身就走了。那個轉身,同時把室內絕大部分人的眼光都一併帶走了。

“這些人是怎麼了?大家都無視這位女士嗎?”我心想。

女士的頭痛似乎沒有減輕,她開始閉著眼睛,低聲呻吟著。

“阿姨,妳還好嗎?要不要脫下帽子,看看有沒有流血?”她按我的指示,脫下帽子,幸運地頭部沒有外傷,但我目測已經腫了一個包子,看著就覺得痛了。

“我剛剛腳一滑,頭就撞上扶手。”她閉著眼睛說。

我才想起剛出門時天開始飄雨,氣溫也相當低,久違的澳門寒冬,也難怪她會穿得較為臃腫,反應受到影響。

“除了頭部還有哪裡覺得不舒服?”我有點擔心。

“心跳得比較快,讓我坐一會,應該就會好。”她慢慢地張開眼睛,我注意到她的眼眶紅了一圈,含著少許淚水。

“要不要我請妳的家人來,陪妳到急診?撞到頭可大可小的。”我開始說服她。

“不用,我坐坐就好。”她平靜地說,表情似乎有點失落。

“好,但妳要注意,若發現自己精神變差、流鼻血、耳朵流血、持續頭暈、嘔吐、頭痛等,立即請家人帶妳去醫院!”我把學過的急救都告訴她。

“現在很少年輕人這麼有愛心呢!”突然間,我心裡出現一陣奇怪的感覺,我以為極自然的事,原來她會覺得很難得。

“剛好學過急救而已,感覺妳撞得不輕。還是讓我聯繫妳的家人,好嗎?”

“我只有一個人。”她淡淡地說,我的心卻像被什麼緊緊地勒住,倒抽了一口氣,想說什麼但頓時語塞了。

“那要緊記我說的話哦,不舒服立即打999。”說畢,取餐螢幕顯示著我的號碼,我便起來去取餐,回到坐位時,那位女士便動身準備離開。

“謝謝你!”她微笑著。

不是所有老年人都得到很好的照顧,像這位上了點年紀的阿姨,在澳門越來越多。物理治療師常常需要照顧老年人,也不只有在醫院或診所才能工作,物理治療師亦會做健康促進(Health Promotion),提供預防的概念。記得當我還在台灣讀書時,曾經走入社區,為該區的老人家推廣鍛練腿部肌肉的方法用以預防跌倒。另外,在台灣物理治療也會提供上門的居家物理治療服務,讓無法自行出門的人能夠得到照顧。可惜的是,澳門目前無論在社區抑或是居家,資源、人力和策略暫時都尚欠完備,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這些不足能得到澳門政府更多的支援和重視。

 

作者
王嘉杰

您知道生活上到處有著物理治療的足印嗎?
我是小城裡的物理治療師,聽我說故事,讓它看得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