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專題系列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古往今來,鮮花一直是常見的禮儀用品之一,若缺少了它們,就顯得失色不少。莊嚴的宗教儀式、傳統的風俗節慶、簡單的環境裝飾,皆可見到它們的芳蹤。鮮花用豔麗點綴我們的視野,用芬芳煥發我們的精神。

老牌花店

如今在澳門購買鮮花,可以光顧街邊小販,逐朵逐朵慢慢選擇,又或者到花店,花較高的金額來換取裝飾得美輪美奐的產品,例如花束、花籃等,單單在澳門,就有五十多家花店可供選擇。但在上個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全澳的花店還不到十家。位於十月初五日街102號的李光記花店,就是一家已逾半個世紀的著名花店。

從花店的名字可知,這家店的創始人是李光先生。他在開始自己的花店生意之前,是在另一家花店裡當學徒的。之後於1956年,他一點一滴開展李光記花店的鮮花禮儀服務,店址就是李光在中和里的家中。

五年後,他遷往木橋街,有了一個正式的鋪位。由於經營有道,口碑載譽,業務愈做愈多,舊址面積不敷應用,遂于70年代初搬至現址繼續做生意。

選址的主要因素,就是不能離家太遠,可便於回家。

走過漫長歲月,花店已經歷了兩代人的苦心經營,現在的主理人李展圖先生,是李光的兒子,正式接手二十多年了。

李光記花店有一個標誌,一問之下,原來是從第一代就沿用下來的了。標誌大體上是一個圓形,上面凸出部份是一個沒有尖的扇形,標有阿拉伯數字“1956”;中部是一朵婀娜多姿的牡丹花;在圓形週邊,從時鐘上“10”的位置開始,往逆時針方向寫著李光記花店的葡語名稱“LOJA DE FLORES LEI KUONG KEI”,至“2”的位置止。

李光記花店早期的標誌圖案

產品繁多,功夫過硬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中式傳統的花牌及門口鮮花籃,常見於喜慶場合,例如新店開張、展覽開幕、奠基儀式等等,亦適用於白事致哀:這類大型又可循環利用的物料,花店是會收回的,且政府規定了要在廿四小時內收回;外形大方得體又不笨重,有可放在室內的鮮花籃和絲花籃,此類花店不需回收,而絲花籃更可作長期擺放;平日私人送禮的,則可選擇鮮花束、禮盒鮮花或花果籃,既大方又漂亮;花鐘及花車是專為婚禮而設的,可以給新人送上祝福和留下甜蜜美滿的回憶;圖案花圈是很花心思的設計,多用於宗教儀式;橫額,又稱為彩排,多見於周年慶典,製作需時長,但現在已經很少人訂做;還有在儀式中為嘉賓配戴的襟花;而其他美工產品還有人造植物、商標和禮堂字。

佔平日生意數量最多的,是恭賀新店開張和展覽開幕而訂造的花牌、門口鮮花籃、室內鮮花籃和室內絲花籃,李光記的忙碌程度,主要受開幕儀式的多寡影響。若訂單過多,就算通宵兩晚也要完成。之前有一家新食肆開業,訂單多得很,他就熬夜了一次。

由於顧客要見到的是新鮮的花卉,所以即使在多天前就收到訂單,花店亦只可提前把上、下款及祝福的字句等寫好或用計算機制作及列印出來,然後等到送貨前一天再插花。之後,漂漂亮亮的成品就會乘坐專車到達現場,向主人家表示祝賀。所謂的“專車”,其實就是李光記花店的兩輛貨車。

在澳門街,50年代至70年代的國慶日前後,都可在多處見到五光十色的牌樓。它們外貌規矩,以嚴肅地聳立著的姿態,與市民一同為祖國的生辰歡呼。李先生說:“我都有做過牌樓,但是我爸爸做主力,我從旁協助。”也就是說,李光記除了經營鮮花禮儀業務外,也涉足“搭牌樓”這項工程。

儘管牌樓已經在澳門街消失了影蹤,李光記也沒有再做這項功夫,但有一種大型的橫額可算是現在最難安裝的產品了。這種橫額一般一個人是安裝不來的,通常要三至四人合力,但也非常吃力。李先生表示,他爸爸經營時,就曾經有一位員工因在高處掛橫額時,失足跌了下來,不幸失去工作能力。

由於這是力氣工作,故李光記聘用的多數是男性,只有一名是女的。另一方面,據李先生解釋,以前聘用過的女性,多數過了幾個月後,都因手部患上過敏症而辭職收場,故以後也較少聘用女性。

早期李光記花店製作的花牌

花店會根據需求,從世界各地購入鮮花,也常向澳門的批發商取貨。由於鮮花的美麗有時限,故一般只會取足夠貨量,即買即用,以免浪費。

現在,多數花卉都是在溫室栽培的,所以我們常可買到一些“不合時節”的鮮花,而產品也沒有以前那麼明顯的季節變化。

在大時大節,如春節、情人節、母親節等,社會對鮮花產品的需求上升,年年如是,想必花店會賺大錢吧。其實不然,在此期間,花店的盈利並不十分可觀。因為鮮花的來貨價會比平日高幾倍,有時也會出現鮮花短缺及品質欠佳等問題,導致有生意來也接不到。而到了農曆七月,傳說此時鬼門關大開,陰間的鬼魂會來到陽間,令陽間也彌漫著陰森與恐怖。人們在此陰霾下,認為七月是凶月,傳統上不宜舉辦喜慶活動,應可避則避,可免則免,故此,需要鮮花禮儀服務的人也會相應減少,這就是花店生意的淡季了。

良性競爭,前衛經營

同行如敵國,在面積小小的澳門,花店眾多,相互競爭在所難免。然而,它們競爭的方法十分簡單和老實──把產品做到最好,用手藝說話。製作鮮花禮儀產品,有一定的成本,減價只會加重花店負擔,于長遠不利。而且價格低了,用料和心思隨之大打折扣,若產品外觀惡劣,連製作人自己那關也過不了,顧客又會如何看待呢?所以李光記對價格控制得十分嚴格,為的就是給顧客送上鮮明亮麗,從而帶出歡欣笑臉,更重要的是──做出產品應有的品質和保持良好的商譽。可見,它們的良性競爭將會推動鮮花業的進步,商店和顧客雙贏。

李光記花店

雖然李光記可算是澳門花店界的老前輩,但它的宣傳及經營手法一點也不落伍,反而在澳門帶領了一個潮流,就是花店的網站——李光記乃澳門第一間開通自己專門網站的花店。

開設網站的想法是李展圖先生提出來的。當時他見到其他地方如台灣的花店,很多都有自己的網站,店家可以把自家的資料如花卉種類、產品樣式、訂購方法等放到互聯網上,顧客通過流覽網站,足不出戶就可知道花店的資訊,又可立即下訂單。李先生認為此舉頗有趣,而且在澳門也有高度的市場價值,便於2001年開通了花店的網站。

網站一成立,就引起了社會的注意。電台、報章都邀請李先生做專訪,大家都對老字型大小的網站感到莫大的興趣。李先生說,開通網站的目的,是為了讓顧客足不出戶就可以了解到花店的各類資訊,選擇自己喜歡的產品然後下訂單。

不過,李光記網站內並沒有網上訂購的服務,顧客大多數是以打電話和發傳真的方式訂購產品。其中,電話生意占八成。在該網站內,顧客可從“公司簡介”及“業務簡介”中更了解李光記,也可獲取在本澳及海外的訂購方法,而且還可以獲知各種花的花語,還可以在網站上給花店留言提出意見。

結語

雖然鮮花的壽命不可能維持數十年,但李光記不間斷地用幾十年的日夜,去幫助鮮花發揮她們的長處,把鮮花最動人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眼前。然而,隨著社會各方面的變化,顧客需求、人力資源、可用面積等的可預見改變,加上需要不停提升的競爭力,為花店帶來很多困難的變數。另外,由於沒有新人入行,當現在這一輩退休後,就不會再有人做橫額、中式的大花牌等,產品就不會像現在那麼多元化了。

李先生仍然期盼,把李光記持續發展下去,為澳門的鮮花禮儀業帶來新氣象。

 

 

1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2

城牆舊跡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3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4

路環“疍家”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5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2018年6月13日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6

光輝歲月——譚公誕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7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8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2018年5月25日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
9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2018年5月18日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10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

城牆舊跡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路環“疍家”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專題, 專題系列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古往今來,鮮花一直是常見的禮儀用品之一,若缺少了它們,就顯得失色不少。莊嚴的宗教儀式、傳統的風俗節慶、簡單的環境裝飾,皆可見到它們的芳蹤。鮮花用豔麗點綴我們的視野,用芬芳煥發我們的精神。

老牌花店

如今在澳門購買鮮花,可以光顧街邊小販,逐朵逐朵慢慢選擇,又或者到花店,花較高的金額來換取裝飾得美輪美奐的產品,例如花束、花籃等,單單在澳門,就有五十多家花店可供選擇。但在上個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全澳的花店還不到十家。位於十月初五日街102號的李光記花店,就是一家已逾半個世紀的著名花店。

從花店的名字可知,這家店的創始人是李光先生。他在開始自己的花店生意之前,是在另一家花店裡當學徒的。之後於1956年,他一點一滴開展李光記花店的鮮花禮儀服務,店址就是李光在中和里的家中。

五年後,他遷往木橋街,有了一個正式的鋪位。由於經營有道,口碑載譽,業務愈做愈多,舊址面積不敷應用,遂于70年代初搬至現址繼續做生意。

選址的主要因素,就是不能離家太遠,可便於回家。

走過漫長歲月,花店已經歷了兩代人的苦心經營,現在的主理人李展圖先生,是李光的兒子,正式接手二十多年了。

李光記花店有一個標誌,一問之下,原來是從第一代就沿用下來的了。標誌大體上是一個圓形,上面凸出部份是一個沒有尖的扇形,標有阿拉伯數字“1956”;中部是一朵婀娜多姿的牡丹花;在圓形週邊,從時鐘上“10”的位置開始,往逆時針方向寫著李光記花店的葡語名稱“LOJA DE FLORES LEI KUONG KEI”,至“2”的位置止。

李光記花店早期的標誌圖案

產品繁多,功夫過硬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中式傳統的花牌及門口鮮花籃,常見於喜慶場合,例如新店開張、展覽開幕、奠基儀式等等,亦適用於白事致哀:這類大型又可循環利用的物料,花店是會收回的,且政府規定了要在廿四小時內收回;外形大方得體又不笨重,有可放在室內的鮮花籃和絲花籃,此類花店不需回收,而絲花籃更可作長期擺放;平日私人送禮的,則可選擇鮮花束、禮盒鮮花或花果籃,既大方又漂亮;花鐘及花車是專為婚禮而設的,可以給新人送上祝福和留下甜蜜美滿的回憶;圖案花圈是很花心思的設計,多用於宗教儀式;橫額,又稱為彩排,多見於周年慶典,製作需時長,但現在已經很少人訂做;還有在儀式中為嘉賓配戴的襟花;而其他美工產品還有人造植物、商標和禮堂字。

佔平日生意數量最多的,是恭賀新店開張和展覽開幕而訂造的花牌、門口鮮花籃、室內鮮花籃和室內絲花籃,李光記的忙碌程度,主要受開幕儀式的多寡影響。若訂單過多,就算通宵兩晚也要完成。之前有一家新食肆開業,訂單多得很,他就熬夜了一次。

由於顧客要見到的是新鮮的花卉,所以即使在多天前就收到訂單,花店亦只可提前把上、下款及祝福的字句等寫好或用計算機制作及列印出來,然後等到送貨前一天再插花。之後,漂漂亮亮的成品就會乘坐專車到達現場,向主人家表示祝賀。所謂的“專車”,其實就是李光記花店的兩輛貨車。

在澳門街,50年代至70年代的國慶日前後,都可在多處見到五光十色的牌樓。它們外貌規矩,以嚴肅地聳立著的姿態,與市民一同為祖國的生辰歡呼。李先生說:“我都有做過牌樓,但是我爸爸做主力,我從旁協助。”也就是說,李光記除了經營鮮花禮儀業務外,也涉足“搭牌樓”這項工程。

儘管牌樓已經在澳門街消失了影蹤,李光記也沒有再做這項功夫,但有一種大型的橫額可算是現在最難安裝的產品了。這種橫額一般一個人是安裝不來的,通常要三至四人合力,但也非常吃力。李先生表示,他爸爸經營時,就曾經有一位員工因在高處掛橫額時,失足跌了下來,不幸失去工作能力。

由於這是力氣工作,故李光記聘用的多數是男性,只有一名是女的。另一方面,據李先生解釋,以前聘用過的女性,多數過了幾個月後,都因手部患上過敏症而辭職收場,故以後也較少聘用女性。

早期李光記花店製作的花牌

花店會根據需求,從世界各地購入鮮花,也常向澳門的批發商取貨。由於鮮花的美麗有時限,故一般只會取足夠貨量,即買即用,以免浪費。

現在,多數花卉都是在溫室栽培的,所以我們常可買到一些“不合時節”的鮮花,而產品也沒有以前那麼明顯的季節變化。

在大時大節,如春節、情人節、母親節等,社會對鮮花產品的需求上升,年年如是,想必花店會賺大錢吧。其實不然,在此期間,花店的盈利並不十分可觀。因為鮮花的來貨價會比平日高幾倍,有時也會出現鮮花短缺及品質欠佳等問題,導致有生意來也接不到。而到了農曆七月,傳說此時鬼門關大開,陰間的鬼魂會來到陽間,令陽間也彌漫著陰森與恐怖。人們在此陰霾下,認為七月是凶月,傳統上不宜舉辦喜慶活動,應可避則避,可免則免,故此,需要鮮花禮儀服務的人也會相應減少,這就是花店生意的淡季了。

良性競爭,前衛經營

同行如敵國,在面積小小的澳門,花店眾多,相互競爭在所難免。然而,它們競爭的方法十分簡單和老實──把產品做到最好,用手藝說話。製作鮮花禮儀產品,有一定的成本,減價只會加重花店負擔,于長遠不利。而且價格低了,用料和心思隨之大打折扣,若產品外觀惡劣,連製作人自己那關也過不了,顧客又會如何看待呢?所以李光記對價格控制得十分嚴格,為的就是給顧客送上鮮明亮麗,從而帶出歡欣笑臉,更重要的是──做出產品應有的品質和保持良好的商譽。可見,它們的良性競爭將會推動鮮花業的進步,商店和顧客雙贏。

李光記花店

雖然李光記可算是澳門花店界的老前輩,但它的宣傳及經營手法一點也不落伍,反而在澳門帶領了一個潮流,就是花店的網站——李光記乃澳門第一間開通自己專門網站的花店。

開設網站的想法是李展圖先生提出來的。當時他見到其他地方如台灣的花店,很多都有自己的網站,店家可以把自家的資料如花卉種類、產品樣式、訂購方法等放到互聯網上,顧客通過流覽網站,足不出戶就可知道花店的資訊,又可立即下訂單。李先生認為此舉頗有趣,而且在澳門也有高度的市場價值,便於2001年開通了花店的網站。

網站一成立,就引起了社會的注意。電台、報章都邀請李先生做專訪,大家都對老字型大小的網站感到莫大的興趣。李先生說,開通網站的目的,是為了讓顧客足不出戶就可以了解到花店的各類資訊,選擇自己喜歡的產品然後下訂單。

不過,李光記網站內並沒有網上訂購的服務,顧客大多數是以打電話和發傳真的方式訂購產品。其中,電話生意占八成。在該網站內,顧客可從“公司簡介”及“業務簡介”中更了解李光記,也可獲取在本澳及海外的訂購方法,而且還可以獲知各種花的花語,還可以在網站上給花店留言提出意見。

結語

雖然鮮花的壽命不可能維持數十年,但李光記不間斷地用幾十年的日夜,去幫助鮮花發揮她們的長處,把鮮花最動人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眼前。然而,隨著社會各方面的變化,顧客需求、人力資源、可用面積等的可預見改變,加上需要不停提升的競爭力,為花店帶來很多困難的變數。另外,由於沒有新人入行,當現在這一輩退休後,就不會再有人做橫額、中式的大花牌等,產品就不會像現在那麼多元化了。

李先生仍然期盼,把李光記持續發展下去,為澳門的鮮花禮儀業帶來新氣象。

 

 

1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2

城牆舊跡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3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4

路環“疍家”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5

鮮花禮儀業的長輩──李光記花店

2018年6月13日
李光記是本澳一家較老的花店,經營之初,產品種類少,款式傳統,只有一些較舊式的花樣。至今,為迎合社會需求及滿足顧客的品味,已經發展出十多種產品以及不同的款式,而傳統的產品仍然繼續生產,所以品種真是多得令人眼花繚亂!
6

光輝歲月——譚公誕

2018年6月8日
每年的譚公誕,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7

用堅持和耐心打造成的蝦醬

2018年6月1日
廣興隆蠔油蝦醬,位於氹仔巴波沙總督前地,一家飽經百年滄桑的蝦醬名店,為澳門僅存古法蝦醬的生產地。每當經過人聲沸鼎的豬扒包名店“大利”時,總會被它附近一股濃烈的蝦醬味所吸引;跟住香味走,便會發現一家外形古樸的“廣興隆蠔油蝦醬”悄悄立於人前;門前還放著幾個曬蝦醬的大缸,深紫色的蝦醬,伴隨鮮味的鹹蝦香,令人食指大動。
8

四月八,條條醉龍舞起來——澳門“魚行醉龍節”

2018年5月25日
四月八舞醉龍的背後,是魚行行友的百年世代傳承與堅守。有了傳承與堅守還遠遠不夠,怎麼樣才能使 “魚行醉龍節”一代代弘揚與發展下去呢?澳門魚行人在深思並且在行動。
9

服務製衣工會五十載

2018年5月18日
2008年,澳門製衣工會已與工友們共同邁進五十年的歲月,然而,五十歲在人類的壽命中,也算是到了晚年,但對於一個工會來說,只要有一群積極發展會務的人,五十歲也是盛年。蕭麗明女士便是與工會共度五十載,是工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積極拓展會務和為工友取爭合理的權益。
10

天后寶誕:社區神的信仰力量

2018年5月11日
天后寶誕是媽閣街坊最大的定期性社區集會,是媽閣社區集體娛樂活動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項目。天后娘娘是傳統媽閣社區的集體象徵,對阿媽的崇拜儀式在過去一百年間已經成為社區宗教生活的中心。天后娘娘早已成為媽閣街坊心目中最重要的社區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