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起伏山巒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8月24日
眾所周知,澳門基本地貌是山島與淺灣錯雜,可耕地缺乏,水源稀少。昔日半島多丘陵小山,後隨著城市化發展,多被開鑿,今已不在。如《趙氏家族圖》中所標示出的穆玉英山、何山、蔡山、坳山、豬頭山、徐山、半邊月山及塔石山等,除“塔石”二字遺留下來,其餘各山名在如今澳門的地名中亦不見其蹤跡。

殯葬業的堅持者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8月17日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搬入路環居住的李錦波,雖然不是路環的原居民,但他對路環懷有一段獨特的情誼。在這裡,他默默經營並堅守他的工作──殯葬業,同時,見證路環的昨天和今天。

澳門老街道——庇山耶街(爐石塘)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8月3日
Rua de Camilo Pessanha 庇山耶街又名爐石塘,位於爐石塘區的東南邊,全長約175米、闊約8米,東北端在草堆街連接擔杆里,沿途與木橋街、丁香圍、新埗頭街以及多條里巷相交,西南端在亞美打利庇盧大馬路連接爐石塘巷。

氹仔話當年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27日
舊時沒有大橋,氹仔跟外面的交通主要靠水路。在排角亭這個地方,定期停泊一艘貨船,有一個名為“行街”的職位,是貨船與離島店鋪和澳門批發市場的連絡人。商戶會把所需的貨物寫下,並把信函交給“行街”,由“行街”轉達給澳門的批發市場,然後再把商戶要求的貨品經貨船運往離島,再分發給商戶。“行街”會根據商品的價格多少收取手續費。

製衣三十載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20日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轉眼間澳門的製衣業已跨越近半個世紀。隨著社會的迅速發展,製衣行業逐步邁向萎縮。蔡文蘭在製衣業的鼎盛時期加入,在製衣業的暗淡時期退出,但她仍然對製衣業十分關注,由2004年一直擔任製衣工會的義務秘書至今,為工友們爭取權益。

澳門老街道——南灣街(Rua da Praia Grande)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13日
南灣街,位於澳門半島東南部,是昔日澳門南灣海岸。今位置由羅飛勒前地起,至嘉思欄馬路與葡京路之間止;是澳門的商業、政治中心。在1869年時,澳葡政府將其正式命名為南灣街,且在1995年時將其改名為南灣大馬路(Avenida da Praia Grande)。

黃仁民借灣區機遇助老店傳承創新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12日
各界憧憬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出台,商界亦對規劃充滿期待,相信可為澳門中小企與內地合作提供便利。廣東省政協澳區委員、粵澳工商聯會理事長、澳門連鎖加盟商會主席黃仁民在今年初廣東省政協會議上“搶咪”成功,提出四點建議,認為可借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機遇助老店傳承創新,他近日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有關提案獲廣東省商務廳認可,有望通過粵港澳大灣區經貿合作的新模式,令三地的老字號傳承發揚光大。

城牆舊跡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6日
1568年,澳門葡萄牙人首次興建城牆,目的是防範曾一本等海盜接連不斷的入侵,雖然後來部分已建成的城牆被中國官府拆毀,但也奠定了以後澳門城牆的大致界址。至17世紀初,荷蘭人不斷侵犯澳門,居澳葡人開始加強防禦工事的建設,開始着手興建大規模的城牆。雖然當時城牆防禦對象是荷蘭人和海盜,但也針對來自城牆以北的華人對其居留地的威脅。又由於此舉侵犯了當時中國政府對澳門的主權,故城牆被府勒令拆除。所以澳門城牆經歷了幾次修了拆、拆了修的過程。

人文保育 刻不容緩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7月3日
廿年前,我們對文物講“保護”,現在放眼世界各地,對“文遺”與“非遺”都要求“保育”。人文歷史的所有物化體現,只有通過採取適當措施加以維持、修復、活化,才得以傳承下去。

康公誕與內港的同步變遷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9日
康公廟雖已不像昨日般興盛,但仍然在不少街坊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同時也是澳門中西相容文化的構件之一,康公誕也順應著歷史的潮流,以合適的模式繼續傳承下去。

路環“疍家”

專題, 澳門情懷 2018年6月22日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