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路上的雲和雨

樂遊園 2018年2月19日
車行路上,遠遠望去,有一片雨簾高高懸掛在兩座山之間。雨雲很低很低,粗白的雨線直灑到地面上;雨線把雨雲和田野直接連在了一起,就像一幅只有經絡的巨大的紗巾;風吹過,吹動雨線,那連成匹的雨幕輕輕地搖拂,就像仙女列陣走過凡間,嬝娜嬝娜,仿如夢境。

世外桃源就在腳下

樂遊園 2018年2月12日
這幾百公里的田園風光,就像李健《風吹麥浪》裡所唱的“遠處蔚藍天空下,湧動著金色的麥浪”。時值深秋,田野裡大都收割了,一個一個稈堆,與山影、田舍、牛群,構成了一幅一幅百看不厭的圖畫;偶然還看到田壟上圍坐在一起午飯的農民,活脫脫一幅上世紀中國農村風情畫,讓我幾度幻覺身處江南水鄉。

做足準備才可享受旅程

旅遊, 樂遊園 2018年2月5日
據當醫生的同學說,並不是體能越壯就越好,應對高原反應最好的狀態是夠“長氣”,所以最適合大多數人的鍛煉方式反而是步行,她建議我每天或隔天做一個小時左右的急步走就是了。

美麗的母親河

樂遊園 2018年1月29日
拉薩河的美與眾不同。寬廣的河面水波不揚,汨汨的河水柔軟如青絲;河水反照太陽和藍天,成為一種青灰而乳白的水面;水湄有白楊樹的根在盪漾,一截褐一截紅一截白。

珠峰腳下宿一宵

樂遊園 2018年1月22日
登上過攀珠峰的進山口、看到了珠穆朗瑪峰的真容,我以為,此行無憾矣!不過,真正的考驗在晚上,更可怕的是高原反應。

登山入口彷如地獄

樂遊園 2018年1月8日
兩邊的灰色的山體夾峙着中間鋪滿冰雪的一條大直路,冰川純潔而靜美,令人忘卻危險的存在。然而,望不見盡頭的路的遠方,卻是雲遮霧蔽;凜冽的烈風直撲向我的臉,像刀割一樣生痛。當下,我只有一個感覺,這是天堂的道路!也是地獄的入口!

珠峰路上千迴百轉

樂遊園 2018年1月2日
在日喀則的第二天,我們就出發去珠峰。走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停車小息一會。往下望,來路像是一圈一圈的鐵道軌跡。因為車太高,車子是無法直線開上山的,只能繞着山體小角度地一圈一圈地爬升,所謂“盤腸路”是極形象的比喻。

江孜幾疑是江南

樂遊園 2017年12月21日
江孜的主要景點有宗山抗英古堡,是電影《紅河谷》的拍攝地點,以國人的旅遊經驗來說,宗山古堡是必定要去看的。不過,我們一行對那部電影和寂寥的古堡不太感興趣,聽說要繞一個小時的路去看,大家都認為遠遠的眺望一下拍拍照就夠了。

綠松石般的羊雍卓湖

樂遊園 2017年12月18日
羊雍卓湖在藏人心目中是很重要的,它是第三大聖湖,據說由一位仙女幻化而成,由九個小湖相連而成,所以湖面呈不規則的珊瑚樹狀。藏民亦稱之為“天鵝湖”,我相信春夏之間,湖面一定天鵝游弋其間,不然的話,也太對不起這片如夢般的湛藍。

千古聖湖納木錯

樂遊園 2017年12月11日
從導遊巴丁家出來後,我們直奔納木錯。無論遠近,納木錯都可以拍出很美的照片──遠遠有唐古拉山脈高低起伏,近觀湖光山色映襯,湖水可見底,微波漣漪,鷗鳥低迴,令人忘憂。

藏族司機巴丁的家

樂遊園 2017年12月5日
去納木錯的那天,我們六點多就出門了,因為路上將會經過松多小鎮,那是我們今次西藏行的藏族司機巴丁的家鄉。他答應帶我們去他的家裡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