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冷買件羽絨穿穿先

戀物誌 2018年1月8日
過去我們不喜歡穿羽絨,一是嫌它們款式千遍一律,沒甚麼穿搭技術可言。不過,時下不知幾多戶外裝備都與潮牌聯名,要幾有型有幾有型。

早買早享受,遲買享折扣

戀物誌 2017年12月29日
如果只是日常着用,沒有特別緊貼潮流一定要穿當季款的打算,在折扣店等過季就好,反正大部份的東西都是歷久常新,今年買和明年買也不會過時,可是銀子嘛,隨時可以少花一半以上。

世界從來就是“識人好過識字”

戀物誌 2017年12月21日
像我們這個閱讀未成氣候的的城市,硬向讀者塞一些深奧燒腦,而且行文又極之沉重的作品,那不是趕客是甚麼?大家都寫調性相同的東西,其實相當危險。至少,我自己是這樣覺得,在出版消費這種行為上,要有人去寫寫能提供人消閒樂趣的東西,那才比較像一個健康多元的市場。

生活讓我們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戀物誌 2017年12月15日
《購物狂的異想世界》寫都市人過度消費和明知故犯,對於大部份都過着高消費生活的我們,不管你的“物慾”是甚麼,都會有共鳴。

我們都被鎖在粉紅牢房

戀物誌 2017年12月7日
亞當.奧爾特的《粉紅牢房效應:綁架思維、感覺和行為的9大潛在力量》告訴我們,現代廣告營銷如何影響、刺激我們日常的消費和行動習慣。

今天的原創,在和沒有靈魂的人作戰

戀物誌 2017年12月1日
不是說今天的人真的沒有創意,原創已死也大概只是一時意氣用事的說辭。不過,今天做創意的效益低,過程辛苦,開發後風險又很高,比較聰明的人,也許都漸漸學會捨難行易。社會一旦有了這種風氣,想要看到一些獨創的、超前的東西,也就會越來越困難了。

仿效要理解?要仿到甚麼時候?

戀物誌 2017年11月24日
品牌商標設計呢?起家沒有理念,純粹為賺錢,當然也就沒有甚麼有意義的點子了,結果還是抄。這兩年,即使中國運動品牌的發展漸見起色,可是山寨品牌的出現卻是變本加厲,越來越難看。

當“山寨”到了無恥時

戀物誌 2017年11月17日
在中國,有些品牌的年紀也不輕了,到今天還在抄鞋款,甚至只是把別人的商標換成了自己的便上市,那就未免太卑鄙了。

雙十一的故事

戀物誌 2017年11月11日
雙十一就是有種辦法讓大家瘋狂購買,看到便宜就各種亂買。一窩蜂之時,總是容易做錯決定,不要只關注折扣和價格,自己有需要,自己喜歡才是最重要啊。

我如何選擇無線耳機?

戀物誌 2017年11月5日
BEATS的耳機其實不差,低音的表現也很出色,就是一般人覺得是潮牌,性價比不高,但以藍芽傳導的穩定性和音質表現來說,它在這方面確實已非常成熟,不太熟路怕摸錯門釘的,還是買這種大路貨色比較安全。

為什麼要買耳機?

戀物誌 2017年10月29日
市面上目前的耳機五花八門,有便宜有貴,具體要如何選真的是因人而異。有人對耳機的設計比較有要求,有人要考慮到做運動時的大幅度活動,也有人特別講究音質和抗噪功能。正如上面提到家中有子女的情況,每個買耳機往往都有不同的故事背景,但對於像我這種認為“必須”買耳機的人來說,除了價錢(性價比)以外,購買者其實最需要考慮的還是自己的生活和耳機使用習慣。

井上老師放下了漫畫,才發現自己有多愛畫

戀物誌 2017年10月22日
井上雄彥在以《Slamdunk》成名之後,最為人熟悉的名作就是以吉川英治小說《宮本武藏》為藍本、用毛筆水墨風格所畫的《浪客行》,漫畫自1998年連載,期間有過兩次休刊。第二次暫停連載,發生在2010年12月,隨後的一年半裡面,井上完全放下了連載漫畫的工作。後來他在訪談隨筆《空白:Switch Interview apr.2010-mar.2012》裡面說:“過去,我一直秉持着前進、前進、再前進的態度,所以才會遭遇到瓶頸。”他最後的覺悟是:往往是過多的自我期許,給予創作人很多無形的壓力,這樣越是想把作品做好,越是不容易做出來,反而隨心所欲的時候,更能激發出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