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碟齋腸廣東話

鄉魂旅思 2018年4月6日
廣東話中普普通通的一個字一個詞,都有獨特的意思,非長久使用和生活在其語言環境中的人難以理解,我相信其他方言也是一樣。因此,抹殺一種方言,大概也是抹殺一種生活方式和人文底蘊。

得道高僧長得太俊美怎麼辦?

鄉魂旅思 2018年3月27日
Tan Pra Maha Kajjana是佛陀釋迦牟尼的弟子,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外表而帶給其他人麻煩,也不想別人只想到他的外表,便決定將自己變成一個肥胖和醜陋的肥佬,免除煩惱。

雨餘風軟碎鳴禽

鄉魂旅思 2018年3月20日
我最喜歡還是聽雨。小時候住在木屋區,一到下雨天,窩在皮窩裡,聽着叮叮咚咚的雨聲,感到安全與溫暖。

石排灣社區──體現澳門的社區歧視

鄉魂旅思 2018年3月13日
按照澳門人社區歧視的習慣,石排灣公屋群合該就是一個窮人和弱勢居住的社區,那裡的一切,應該就要像另一個被人歧視慣的社區──北區一般,街道不用特別清潔、生活不應講求品味、設施不要追求完備,而未來出現毒品飯堂、跨代貧窮、風化案也是必然的事。

《末世悖論》質素低下卻重要

鄉魂旅思 2018年3月6日
雖然《末世悖論》本身是一部普通以下的作品,但如果放在“末世系列”中來看,卻又對整個系列世界觀的構建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當中提到的時空扭曲,引發不同平行時空的混亂,為“末世系列”創造了無限可能性和想像空間。

片尾場景(Post-credits Scene),漫威影迷的信仰

鄉魂旅思 2018年2月27日
儘管有些片尾場景好無聊,有些則是純粹搞笑,有些稍後便可在YouTube等網站看到,甚至可以在維基等網站上看文字描述,但也不及留在電影院裡看來得新鮮和原汁原味。可以說,Post-credits Scene已是漫威影迷的一大信仰,作為一個忠實粉絲,必然等到畫面全黑才離開。

矛盾,澳門人需要甚麼?

鄉魂旅思 2018年2月20日
澳門人犧牲了生存空間,到底有甚麼得益?樓買不起,車養唔到,連吃飯也要爭,除了就業穩定外,似乎賺到的不多,這矛盾擺到眼前。澳門經濟發展了,所以澳門人有經濟條件在放假時出走,但經濟差時,收入不多,連廉航也不會落戶澳門,出走就困難了。這也是矛盾吧。澳門現在就處於一個矛盾的時空裡,澳門人到底需要甚麼?大概連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

除了人類,澳門也有昆蟲

鄉魂旅思 2018年2月13日
近日“澳門細蟻”的命名令本澳產生一股小小的昆蟲熱,我是較早從社交網站得知並分享那些訊息的人之一,而發現者梁志文管理的臉書群組“澳門昆蟲植物分類”,我也早已參與了。對昆蟲有興趣的人可加入那個群組,你會發現澳門的昆蟲比你想像中的多。

姨婆與狗

鄉魂旅思 2018年2月6日
我懷念的一切啊,那個悠悠的歲月,那個木屋區,那些人,那些狗。

吃狗的陌生人

鄉魂旅思 2018年1月30日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木屋區一個平凡的早上,平凡得大概除了我,這個世上該沒人會記得吧,而對阿花來說,是迎接死亡倒數的時刻。

馬場的富記士多

鄉魂旅思 2018年1月23日
士多對面,是一塊由小格子鐵絲網圍起來的用作貨倉的土地,舖了混凝土,主要存放不怕被雨淋濕的瓶裝啤酒和汽水,夏夜,大人們喜歡坐在貨倉外的矮凳上,對着士多邊搖扇邊聊天──士多與貨倉間只隔了那條“大道”,可說是坐在士多門口了。富記士多像那一帶的宗祠,連結着一班草根的生命線。

鄉愁或馬格斯或岩石超人或拉麵男(二之二)

鄉魂旅思 2018年1月16日
那些玩具曾經在澳門的工廠生產、那些卡通曾在我小時候住的木屋裡播放,而我們貧下階層的父母輩曾在那些工廠揮灑汗水付出青春、我的快樂童年曾在木屋裡度過,我的念念不忘,也是一種對長輩父母輩、對快樂童年的眷戀的表達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