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登華山小記

霧沉半壘 2.9.2016
坐上北峰纜車,兩翼凌空,仙氣縈繞,如入世外桃源,做一回“駕鴻凌紫冥”的李白,興奮莫名。

小城牆和大城牆

霧沉半壘 19.8.2016
城牆,曾經是任何一座城市的名片,尤其是歷史沉澱充足的地方。澳門也有自己的舊城牆,可惜歷經數百年滄海桑田,目前僅存大三巴和茨林圍一段,寂寞蕭然...

海洋公園之“三角”演義

霧沉半壘 5.8.2016
在中國南部沿海,矗立著三座海洋公園——歷史悠久的香港海洋公園、方興未艾的珠海長隆海洋王國,以及掩映在動物園綠蔭中低調的廣州海洋館。如果把橫琴視作澳門後花園,或多或少帶點澳門色彩的話,那麼這三處恰好就分別代表著香港、澳門和內地......

在嘗試中發現自己

霧沉半壘 22.7.2016
最近在澳門旅遊塔,我和同事一起參與心臟科學術年會。為答謝來賓,學會用我前年的《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作為贈品。

牛雜的魅力

霧沉半壘 24.6.2016
即使是西裝革履、文質彬彬之輩,往往也抵擋不住牛雜的香味誘惑,遂紛紛扯掉斯文的面紗,購來一碗,大快朵頤,直吃得滿頭大汗,不亦樂乎......

夜半爐石塘

霧沉半壘 10.6.2016
夜永難眠,窗外孤月無聲,深巷裡幾聲犬吠格外清晰,似是幽怨,也像自彈自唱,風隔着密閉的縫隙仍舊發出絲絲喘鳴,那是最恰如其分的和聲嗎?

死亡與木棉

霧沉半壘 27.5.2016
鏡湖醫院後門,長著一株高大的木棉樹,附近有個特殊病區——康寧中心,是癌症末期患者的臨終關懷之所,他們就在這裡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又是盧園賞雨時

霧沉半壘 13.5.2016
那天早上,嵐清露白,又到了盧廉若公園。雨濛濛靜靜,細細的銀絲,拂面微涼,觸衣即潤。園中小徑,芳草芊芊。兩旁樹木,枝條扶疏‧‧‧‧‧‧

春遊石排灣

霧沉半壘 22.4.2016
南國澳門,四季界線極為模糊,不易碰到冬天的懾人嚴寒,自然也很難見到秋天的遍野衰葉。一年四季,綠意融融。

奧地利名畫的詩與歌

霧沉半壘 1.4.2016
“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相傳,這是莎士比亞的名言。當邁進澳門藝術博物館時,展現在眼前的那一幅幅油畫,讓觀者徜徉於十九與二十世紀交匯的奧地利世情風光,心中泛起的漣漪該是各自精彩。

阿根廷,伴我行

霧沉半壘 18.3.2016
阿根廷足球隊的主場球衣,衆所周知,渾身是豎直的藍白相間,兩色分別象徵着純潔和虔誠。我對這個國家瞭解不多,只知道她的歷史並不悠久,這片廣袤的土地上生長着一群白人移民的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