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故事之十賭九“啋”

鄉魂旅思 2016年2月12日
新年難得有幾天,我可以進賭場,體內中國人基因作祟,請原諒我會把握機會入賭場玩兩手,同時刺激一下被傳媒形容為處於“寒冬”的賭業,最多白寫一個月稿。為何打定輸數?

十年Blog路

鄉魂旅思 2016年2月5日
去年《自己報》初上線時,我曾在紙媒上寫了篇〈Blog路十年〉,那時實際上還未寫夠十年,只因在網媒寫blog沾沾自喜打擦邊球宣傳,現在終於十年了,十年來與blog/博客/部落格糾纏不清,唯一沒變的是我仍保留十年前開設的blog,但隱藏了很多丟人現眼的屌絲心情了──blog的原意就是個人日誌,難免會有些現在看來令自己汗顏甚至無地自容的內容呢。

流血的蓋掩

鄉魂旅思 2016年1月29日
在關於慕拉士大馬路舊可樂廠的幽遠而又模糊的記憶中,除了富記士多少東富哥帶過我幾次去進貨外,還有一幕頗為血腥的印象。

舊可樂廠的錯版盒裝飲品

鄉魂旅思 2016年1月22日
向老澳門提起舊可樂廠,大概也會知道在甚麼位置,但由於位處北區,也未必個個老澳門都知,畢竟北區對“中區本位”的澳門人來說比較偏遠。當然,我敢打賭,現在的年輕人也不一定知道澳門有可樂廠,就算知,也未必說得出新可樂廠在哪裡。說“新”,也有將近三十年的歷史了。

女孩和貓咪

鄉魂旅思 2016年1月15日
甘肅一女孩因偷竊超市貨品,傳被超市老闆體罰及辱罵,後來又被母親責備了一下,羞辱之下跳樓自殺;差不多同時間,在台灣發生了一宗澳門僑生虐殺流浪貓大橘子的事件‧‧‧‧‧‧

監控的兩難

鄉魂旅思 2016年1月8日
近年經常聽到有聲音要求增加監控鏡頭,以加強打擊犯罪。我不知道鏡頭如何“打擊”犯罪,也許未來有一種新科技,可以令到坐在鏡頭後的人在事故發生時‧‧‧‧‧‧

屋頂

鄉魂旅思 2016年1月1日
小時候住的第一間木屋,只有一層。說是木屋,其實由鋅鐵皮和簡單的木柱樑搭建而成,挖土機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之推倒。我家那間木屋,屋頂是金字塔型的‧‧‧‧‧‧

這個海是甚麼海?

鄉魂旅思 2015年12月25日
我就看着這片海長大,但我小時候一直不知道她叫甚麼,我們看海的時候說去 “海皮”,至於是甚麼海的海皮、是甚麼海的海邊,真的沒人告訴我。

攞你命3G

鄉魂旅思 2015年12月18日
最近時來運到,得到某大型電訊公司特級待遇,真不能不為該公司用心的服務說個讚!獲得這個“3G頻頻斷網錢照收足”的優越待遇套餐(要幫襯該公司好多年才有的哦),使我生命中流失了不少寶貴光陰和增加了幾分煩躁,除了感謝,真不知說甚麼好了。

跟車太貼巨無霸

鄉魂旅思 2015年12月11日
早前重溫《貓屎先生》,令我想起二十年前,在水坑尾M記做兼職時,遇過一個疑似有潔癖的顧客。那時,澳門可以兼職打工的機會不多,那裡糧準包伙食算是不錯,工資低是低了一點。

大賽車之城(下)

鄉魂旅思 2015年12月4日
在澳門,一年總有這麼一段日子,有一些道路改裝了,然後封閉了,有一些巴士改道了,噪音響起了,雖然市民每每有怨言,但大家也已習慣。在以前,大賽車一直是提升澳門人存在感的事,沒有這件事,大家都怕被人遺忘了。

大賽車之城(上)

鄉魂旅思 2015年11月27日
近日臉書被鄰埠區議會選舉和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洗版。區議會選舉四年一度,今屆充滿娛樂性(作為局外人的觀感);大賽車一年一次,今年給我最大的印象是,賽車女郎要比過去幾屆漂亮(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