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與走私

鄉魂旅思 2017年6月13日
馬場木屋區有些居民是從內地偷渡到澳門的——聽說過不少,但這不是光彩的歷史

雞泡魚寄居蟹水母或其它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30日
自己的童年雖然貧苦,但我感到總要比現在的小孩子快活多了。才短短二十多三十年,這些美麗的生物和情景基本上已在澳門消失無蹤了。

捉蟛蜞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23日
以前黑沙環東海海皮,海水清澈,經常可見到成群的魚兒游弋,大人們喜歡在防波堤上垂釣,釣到雞泡魚是沒人要的,要不丟回海裡,要不交給一旁嬉戲的孩子;那些釣上來使人眉花眼笑喜滋滋地裝進水桶中的,也不知是紅衫魚還是黃腳鱲,反正不懂得細分。

沒有蠔的蠔鏡澳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16日
上世紀八十年代,馬場木屋區旁的海皮,確實曾經也是蠔的小樂園,在低潮位防波拋石的下半部分,長滿一片又一片的蠔,用《新會鄉土誌》形容當地蠔的話說就是“比附連纍”,不過大多較細小,蠔肉開出來就是做蚵仔煎或蠔仔麵的大小,也有成人巴掌大的,不過較少見,因為未長到那麼大已被鑿去了。

大反差的海蟑螂與蜑螺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9日
昔日,黑沙環海邊的海蟑螂好常見......現在海岸還有蟑螂,是名副其實的陸棲大蟑螂,牠們以前並不是海邊的主角,只因城市發展,海邊居民密集,逐人而居的蟑螂有時也對海邊垃圾感興趣,鵲巢鳩佔矣。海蟑螂反倒成為珍稀物種,不輕易碰到

永遠的海皮

鄉魂旅思 2017年2月14日
現在的我已不是以前的我,如今的海邊也不是當年的海邊。上世紀八十年代,向東一邊的海岸線還在當今的馬場大馬路中間的綠化分隔帶。

《那一年,我17》是誠意之作

鄉魂旅思 2017年1月20日
雖然有那些可以改善的地方,但《那一年,我17》絕對是誠意之作。據了解,在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上的版本由於並未獲試映的關係,放映的效果無論是畫面比例、色彩和音樂都出現嚴重瑕疵(與我一起觀看電影的水月姐姐就一直說色彩怪怪地),並非最好的版本,相信正式公映時會得以糾正,請大家期待這部電影

《那一年,我17》的時代隱喻

鄉魂旅思 2016年12月30日
我這樣解讀:如果陳俊傑代表的是澳門人的話,那麼,“父親”的角色就是葡萄牙管治下的澳門,而“施”姓母親表示的是中國,作為澳門人的陳俊傑回歸中國了,姓也改了,終於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施俊傑成功了,他也開始迷失,於是,開始追憶往昔,回味那些過去的美好生活──這,不也正是現在澳門人的寫照嗎?

恨錯難返

鄉魂旅思 2016年12月16日
我以前連開私家車的人也仇視,拒絕追求財富,但我卻沒想到,你要做一個好人,你要貢獻社會,要發揮更大能量,你首先得有錢,窮人只能出賣勞動力,就算對人有影響,影響力也有限。

靈感請你不要不要來

鄉魂旅思 2016年12月2日
如果當年那些發明家放棄靈感或者得個“想”字,現在就沒有電燈、電話、電影、電視和電腦,人最緊要還是行動,任你多有才華,只講不做永遠也不會成功。

給自己的雞湯文

鄉魂旅思 2016年11月28日
眨眼間2016年又到了尾聲,時間像奧運飛人保特一樣,他永遠跑到你前頭,你連影子都看不到。雖然我已盡最大努力去生活,但有時總感到一陣渾渾噩噩,好像又平白浪費一年了。也許要等到很多年後回想起來,才能稍稍的確定這一年對生命的意義是輕是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