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滄海桑田

鄉魂旅思 2017年7月11日
不久之後,東海迎來了翻天地覆的變化。海邊附近的木屋區開始被大規模拆卸,農田成為工地,海邊的生態遭遇毀滅性的影響,蠔、蟛蜞及雞泡魚消失無蹤,海水散發臭氣,再見不到任何有趣的生物了!

慘被拘留

鄉魂旅思 2017年6月27日
以為警察只是說說而已,結果出事了! 便裝警察惡狠狠地說要抓我們到警局,我們七八個孩子,押送進防空洞裡,十分惶恐,只聽有些小孩哭了。

警員的跑腿

鄉魂旅思 2017年6月20日
海皮畢竟是邊境地帶,經常會有警察巡邏。大人們管他們叫水警,但特區成立前水警䅲查局的編制已納入現在的澳門海關,制服是白色的,好易認,而當年在海皮巡邏的警員與一般巡警一樣穿藍色制服,到底是否水警?一時未及向前輩查詢,辜且還是以警察稱之吧。

偷渡與走私

鄉魂旅思 2017年6月13日
馬場木屋區有些居民是從內地偷渡到澳門的——聽說過不少,但這不是光彩的歷史

雞泡魚寄居蟹水母或其它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30日
自己的童年雖然貧苦,但我感到總要比現在的小孩子快活多了。才短短二十多三十年,這些美麗的生物和情景基本上已在澳門消失無蹤了。

在雲上漂流的日子

2200KM 2017年5月27日
基於工作的關係,這些年來每年飛行的次數平均計算起來,可以高達五十多次。有時候兩趟旅程的中間,在小城或北京逗留的時間不足24小時,行李箱基本是換上新的洗換衣服便匆匆離開,拖著行李箱從北京出發,大江南北走個不停,我稱這樣的生活為在雲上漂流的日子。

捉蟛蜞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23日
以前黑沙環東海海皮,海水清澈,經常可見到成群的魚兒游弋,大人們喜歡在防波堤上垂釣,釣到雞泡魚是沒人要的,要不丟回海裡,要不交給一旁嬉戲的孩子;那些釣上來使人眉花眼笑喜滋滋地裝進水桶中的,也不知是紅衫魚還是黃腳鱲,反正不懂得細分。

以閱讀代替玩手機

2200KM 2017年5月20日
一般的聚會裡,我們總是會看到有些人喜歡拿著手機,低頭把玩,然後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除此以外,也會有人忍不住看看手機,回覆信息。手機似乎跟我們有著密不可分的狀態,有時候比身邊的人更為重要。慢慢地任何一切的溝通、聯繫、消遣都好像要仰賴手機才可以完成,而同樣可以獲得資訊的閱讀時光則變得少之又少了。

沒有蠔的蠔鏡澳

鄉魂旅思 2017年5月16日
上世紀八十年代,馬場木屋區旁的海皮,確實曾經也是蠔的小樂園,在低潮位防波拋石的下半部分,長滿一片又一片的蠔,用《新會鄉土誌》形容當地蠔的話說就是“比附連纍”,不過大多較細小,蠔肉開出來就是做蚵仔煎或蠔仔麵的大小,也有成人巴掌大的,不過較少見,因為未長到那麼大已被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