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過長長一段家製賀年食品的歲月。在情懷上說得上是美好歲月,但在物質生活上不能比得上今天的美好。油角、蛋散、糖環、年糕,市場上沒有供應,使得每家主婦都學習製作,最後達到擅於製作。但多種傳統賀年食品久已被家人篩除掉,因為油膩,且也不見得很合胃口,除剩的是那一底年糕,而且每年必是老媽親自下厨炊製。口福是次要的,寓意才是重要的,年糕發起,故名“大隆糕”,寓意家業興隆,家人年年步步高。以前還要將一底年糕放在神枱上敬神,讓它發出灰綠色的霉菌,討個“生毛發酺”的彩頭。到吃時用生油抹去綠毛,或切去發霉的表面後,裡面是沒有問題的,即使不冷藏,一般可以存放一個月。今年老媽炊的椰汁年糕甜度適中,糕身香滑細韌,分外好吃,關鍵在搓粉搓粉過程,要反覆搓揉,細細地搓,粉粒完全融化才會香滑。

八妹在瑞士成家,愛繼承華人傳統,舉凡大節日,便以華人傳統食制來寄託鄉情。炊糕不難,讓人愛吃則也不易,她經幾度手作,說今年算是能“捉住老鼠尾”了。所謂老鼠尾,是糯米粉、糖水、椰汁的分量剛好適度,老媽的經驗是粉漿稀稠是否適度,用手撈起粉漿,流下時像條老鼠尾那樣便是適度了。她僅憑經驗,準確份量欠奉。為捉住那條老鼠尾,八妹也要摸索。搓粉是年糕是否好吃的關鍵,要反覆搓揉,使粉粒融化,如此一動手,家裡亦有了過年的氣氛。

中山的傳統老年糕,還會加入適量肥豬肉瘦肥肉和鹹蛋黃,材料分佈均勻,也考功夫,關鍵則在於粉漿稀稠適中,稀了會沉底,稠了則浮面,聚在一塊。老年糕有甘腴肉香、蛋黃鹹香以及起沙的質感。友人曾贈以一底鄉人製作的老年糕,糕身很厚,即需要更長時間炊製了,其甘香滋味,愛年糕的我一吃難忘。

作者
林中英

曾任報章副刊編輯,在澳門、香港、內地出版過散文集、短篇小說集、文學評論集數種。廣州話“吹水",為小圈子聚眾閑聊,打發時光,以減壓,以交流。本欄“吹吹風",所說者如過耳之風,至少望捎一點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