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出不窮的假壞劣商品的新聞令人成為驚弓之鳥,最近的塑膠米新聞比較震動人。消息說非洲的尼日利亞被不法分子走私進口了兩噸半的塑膠米,仿真度高,煮起來很粘,當局加緊調查。但之後並無後續新聞。而台灣方面又傳出疑來自大陸的膠米已流入市場。後來被證明是一個謠言,這些用塑料袋製成形似大米的白膠粒不是作為大米出售,另有他途。有關人士認為,塑膠粒的造價比真正白米還要貴,根本無法營利;其次,倘真的在市場裡買了,待洗米時,膠粒全浮在水面,不會有人胡塗到用來煮食。而事實上亦沒有出現有人吃了假米要入院或投訴的事故。接着又有視頻傳在香港酒樓吃到假米,奇怪沒有汹汹而來的新聞。

我都有買假貨的經歷,損失最大的一次是在澳門貿促局主辦的展銷會上買了些冬蟲草。那時沒有經驗,而且是展銷會最後一天,攤主說降價出貨。買回家後,嗅着是蟲草氣味,但奇怪它們都比較大根,尤其是草尾,上網求證後,原來買回的是亞香棒蟲草,直接食用後會頭暈、嘔吐和腹瀉,有商販用它來冒充真正的冬蟲夏草。我立即把這些蟲草拿到消費者委員會去投訴,希望以後展銷會的貨品質量有所把關,以防為害消費者。

beras

假的畢竟較少,但分辨壞的、劣的、經黑心加工的食品的機會很多,有眼力,有常識和不衝動購買很重要。家中青年人聖誕節假期遊台灣後帶回蝦乾、蝦皮、小魚乾等海產。打開臨時包裝,色澤橙紅的蝦乾發出刺鼻的化學劑氣味,應是噴過一些藥水在其上,用以防腐或者防蒼蠅叮伏。雖然未經過化驗室檢驗,但過不了辨味這關,丟進垃圾桶比較放心。

我們的長輩曾生活在戰時和物質匱乏時期,大多惜物,對於有懷疑的食材,細細審視一番,再拿近鼻子聞聞便下一個結論:沒事,可以吃。作為家中有話語權的母親,我提防自己有一天當上對物質產生固執感情的長輩,若論如何使自己變得精明,則更需要多學些了。但如今也有不少假新聞,如何識別真假,使人茫然。

作者
林中英

曾任報章副刊編輯,在澳門、香港、內地出版過散文集、短篇小說集、文學評論集數種。廣州話“吹水",為小圈子聚眾閑聊,打發時光,以減壓,以交流。本欄“吹吹風",所說者如過耳之風,至少望捎一點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