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坐在一起宵夜的人都算是朋友吧。朋友間吹水鬥認叻也屬常態,有等人真金白銀輸不起,牙骹也輸不得,為了飲酒認叻而爆樽行兇,喪一命的結果非始料所及。卧在血泊中的人靈魂兒輕飄飄離體之際,瞥見枱上的幾個酒瓶時,回想到彼此初坐下來時的快樂心情,都想不到何以致此。

phpa2oFSQ
為了飲酒認叻而爆樽行兇,喪一命的結果非始料所及

這件血案凌晨時份發生在雀仔園。街坊們清早出門才知道昨夜一條生命了結在這家經營了數十年的老麵店前。

雀仔園是個老街區,鄰里關係密切,關係好的人家,大人、孩子都可以穿家過戶聊天玩耍,尤其是老人,無事可做時搖着一柄葵扇坐到鄰家的矮凳上,便談起些長論起些短來。居民們都是善良的草根,有守望相助的傳統。大家住下來就不想搬動,一忽兒幾十年過去,便成為老街坊了。

DSC_4072-500x333
雀仔園是個老街區,鄰里關係密切,關係好的人家,大人、孩子都可以穿家過戶聊天玩

我在雀仔園長大,從小聽老街坊說起雀仔園時,咸稱這是個太平地,沒有意外、疫症,沒有火燭,沒有搶劫,小賊賺門也極少見,大概鄰里相知,陌生面孔不容易混口飯吃。記憶中曾有一個鼠偷,從一戶人家的天窗爬進屋裡,未曾得手便被坊眾追了幾條街。這過程是坊眾們一次可貴的捉賊演練,也成了咖啡時光中說不厭的故事。

雀仔園老街坊自稱為“本園人氏”,這種叫法是已將雀仔園當成自己的故鄉。他們將“本園"的太平歸功於福德祠土地爺爺的盡職守護,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這所五百多平方呎的小廟香火旺盛,每年二月初二土地誕還請來戲班酬神演出。

DSC_4042-500x333
雀仔園老街坊自稱為“本園人氏”,這種叫法是已將雀仔園當成自己的故鄉。

一件爆樽命案,太平地灑上的暗紅血漬,幾個小時便乾涸了。老街坊自是一番唏噓惋惜,酒能亂性,宅心仁厚的土地爺爺也有管不着的時候,人要管好自己的情緒,無論何時,何地。

作者
林中英

曾任報章副刊編輯,在澳門、香港、內地出版過散文集、短篇小說集、文學評論集數種。廣州話“吹水",為小圈子聚眾閑聊,打發時光,以減壓,以交流。本欄“吹吹風",所說者如過耳之風,至少望捎一點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