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日子裡,在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演唱會上,都能聽到《松花江上》《黃水謠》《大刀進行曲》《團結就是力量》等經典作品。即使戰爭硝煙已散,民族危機成為過去,但這些旋律依然廣泛流播着,因為它們是國難當頭時迸發的民族內心最強音,民族是不會忘記的。
當年,一曲《松花江上》,由北唱至南,使多少中國人聞之腸斷。有了這些時代的經典,使後來者的歷史學習多了些可感的東西去掌握、了解,並銘記下來。“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抛棄那無盡的寶藏,流浪,流浪,整天價在關內流浪……."
民族為自己的生存而戰,熱血的音樂家起而呼號,救亡歌曲的出現是必然的。九一八事變,張學良統帥的東北軍消極抗日,東北淪陷,東北軍官兵流亡關內,東北學生也流散各地,他們都思念家鄉,心頭鬱結。作曲家張寒暉目睹山河破碎百姓遭殃,寫下這首曲並填詞,傳唱開來。據說1936年12月初,當張學良的車隊經過西安臨潼,聽到《松花江上》之聲,他心情沉痛,說:“請大家相信我,我是要抗日的……"到了12月12日,便爆發張學良兵諫蔣介石的“西安事變"。

《義勇軍進行曲》,是音樂家聶耳創作於抗戰前綫的戰歌。義勇軍是九一八事變後,由部分東北軍舊部和東北區平民組成的抗日軍隊。聶耳曾到訪內蒙的義勇軍營地,聽到官兵演唱《義勇軍誓詞歌》。當電影《風雲兒女》開拍時,田漢寫下電影故事梗概和主題曲歌詞,聶耳只用兩天時間便完成曲譜初稿。

聶耳、田漢,1933年
聶耳、田漢

電影上映後,《義勇軍進行曲》熱唱全國,可惜聶耳在創作該曲兩個多月後卻在日本海泳中遇溺。這闋傳遞不屈、奮進精神的戰歌,後來更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

 

(網路圖片)

作者
林中英

曾任報章副刊編輯,在澳門、香港、內地出版過散文集、短篇小說集、文學評論集數種。廣州話“吹水",為小圈子聚眾閑聊,打發時光,以減壓,以交流。本欄“吹吹風",所說者如過耳之風,至少望捎一點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