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過中秋節,不可無月餅。無論平常日子多省儉,到了時節總要滿足這口香甜的想望。窮日子裡,買不起月餅的人家,就在平時省下些糖油,過節時動手製作。這種家庭手工月餅,不拘形制,和麵粉做皮,餡料是芝麻或花生或豆蓉或番薯,或扁或圓,或蒸或煎,雖無烘焗之香,起酥之鬆軟,然而曾經吃過母親手製月餅的人,一定是滋味最難忘的月餅了。

我也是這樣,讓我回味的還是童年時的兩盒廣式月餅。要是買,父母一定捨不得花這個錢,是嘉蘭麵包店、和隆麵包店老闆為酬謝常年取貨的客戶而送贈的。這兩盒月餅一來到家裡,便放在倒扣於搪瓷面盆中的碗子上,盆裡注上清水,防止螞蟻雄師聞香起兵。一連十天,天天揭開盒蓋吸一下餅香,想像着蓮蓉入口黏牙的香、糯、甜。好不容易等到十五月圓那天,晚上還要等媽媽拜月光之後,她才向餅子切下慎重的一刀,一個月餅切成八等份,一人拿取一角,再慢騰騰切第二個……

00404650c5ac0c100f495b
曾經,為了吃得痛快一點,家裡做了一份月餅會,經濟實惠的套裝自然是只有五仁沒有金腿,除若干月之外,也湊些冰肉豆沙月。每個月按約向餅舖供些小款,時移月遷,暑熱過後便中秋,逐步把月餅取到手的興奮成為此生無法甩掉的體驗。

月餅會消失於城市經濟起飛之後,對一盒餅的期待已不渴切了。我們計較的是脂肪糖份的攝入。這裡的月餅在材料上變化着花樣,創新風味,畢竟做不出新聞來,但在反腐之前的內地,天價月餅新聞層出不窮,十八萬元一盒都有,鑲金包銀,配搭珠寶,用為送禮。這兩年,瘋狂月餅被壓下去了,最惹眼的一樁月餅新聞是近日杭州某家月餅無意間被存藏十年竟然不壞。歲月不侵的月餅沒有令人讚嘆的工藝,狠勁下防腐劑便成。不過這新聞撩動我心:究竟吃進肚裡的月餅,最長又可以存放幾年呢?

杭州市有人發現家中一盒於2005年生產的月餅至今仍不腐。
杭州市有人發現家中一盒於2005年生產的月餅至今仍不腐。
作者
林中英

曾任報章副刊編輯,在澳門、香港、內地出版過散文集、短篇小說集、文學評論集數種。廣州話“吹水",為小圈子聚眾閑聊,打發時光,以減壓,以交流。本欄“吹吹風",所說者如過耳之風,至少望捎一點清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