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職不是求分數?

公共部門中,有人“忙到死”、有人“得閒死”,“點解戈條友咁Hea都有4分,我做到隻積咁都係得4分?”是不少公職人員的心聲。九成公務員獲4分是不正常現象?對此,其實相信不少居民認同是過多,服務與期望有落差。

公務員積極性問題因由何在?管理學上獎懲制度是具有激勵作用,而公職系統隨了領導及主管,幾乎沒有降職,也只有極少數涉及嚴重事件才會停職和撤職,因此俗稱“鐵飯碗”,是故沒有推動力?事實上世界多數地區的公務員也是“鐵飯碗”,因此同樣問題不是澳門獨有,所以腦洞君認為評核機制是核心,今次政府修訂《公務人員工作表現評核一般制度及晉升機制》諮詢文中的方向是合理,但落到細節就強差人意。

高分限額是否有助改善問題?今次諮詢文本中建議將4分及5分設限,前者佔比最多3成、後者佔比最多1成,若部門通過第三方評審的話,4分及5分的比例可額外再增加1成。假如多數公務員是尸位素餐,機制變相令一堆不稱職者“焗住高分”;若多數公務員都是積極發奮,機制則令部份積極熱心的人員“焗住低分”。《公務人員工作表現評核一般制度及晉升機制》中的高分限額制實在有違科學性原則。

雖說限額制並非創先河地提出,陳司反駁葡萄牙亦有類似制度,然而,人有從來不是我有的充要條件,關鍵還是在於是否合適。印度還有種姓制度、日本還有天皇、還有不少地區更有官員問責落台或辭職,要學還是要擇優,君不出葡國公務員是“享負盛名的Hea”?說到底重點在於制度的優劣性及對地區的適用性。

此外,陳司提到此次改革將避免出現“埋堆文化”,對於陳司洞悉公職系統內有此文化是樂見的,但限額似乎對“埋堆”與否貌似沒有半毛線的關係,甚至可能更彰顯“埋堆”的影響力,讓“埋堆者”保4望5,並使體制內思維活躍的不敢提出有逆上級意見,無助改善系統。

雖然公職不是求分數,我們鼓勵公務員心繫社禝,但分數卻是其中一種對人員工作的肯定,而且對於,如果因制度不善而令有能有心者失去應有評分,削弱積極性更得不償失。期望官員們的魄力不是落在弱化制度,而是檢討每級領導及主管的用人情況,到底用了將之將還是兵之兵,將魄力用在打破對劣者評予低分的尷尬。只要官員們以身作則,績效評鑑與問責能夠體現,劣者被評低分也無話可說。並且讓部門其他同事參與匿名評分,讓評核更具深度和廣度。

 

作者
腦洞君

問題天天都多,除了是一首歌,還是我們生活寫照。唯有腦洞大開 憑一桿筆專解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