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批、彈”以外的公民討論

不知不覺,本年施政辯論將近尾聲。新屆議員上任三把火,加之天鴿風災陣痛未消,官員與議員自然“大把計傾”,可忙壞了我那位今年剛大學畢業、在某新聞網媒專責撰寫時聞版的朋友小P。今日終於有空約出來小聚,席間小P卻大嘆時聞版記者難做。

本年施政辯論將近尾聲(相片來源:新聞局)

千萬別以為小P偷懶,作為新聞學專業科班出身的記者,小P從來沒有忘卻新聞工作者應該以專業推動公民社會進步的使命,尤其崇尚類似《端》、《南周》等深度新聞旗艦。施政辯論可算他入行以來第一單“大雕”,小P當然全力以赴,將每次辯論所牽涉政策的來龍去脈都盡量簡明扼要地呈現,也嘗試將辯論過程中各方發言以最客觀的角度呈現,目的是希望讀者一方面能從零基礎無縫對接到政策討論的核心關鍵中,另一方面也努力避免作者的立場影響讀者理解。可是事與願違,他嘔心瀝血寫的分析文章上Po上網后,讀者寥寥,反應冷清,更激不起他所期望的“百家爭鳴”,留言不外乎是“澳門就是與別不同”,“認真你就輸了”,“呵呵呵,官字兩個口”等等。

後來有一位前輩高人向小P教路:在這裡做政治新聞想吸引讀者注意,就必須先捨棄教科書式的“新聞中立”,學做“標題黨”。“議員就XX提出質詢”這種表述太悶了,一定要用“轟”、“炮轟”才夠力,又或者“狠批”、“大彈”,這樣才能引發讀者內心對自身遭遇的不滿……已經有不少心理學家研究指出,人們往往都比較容易忘記好的事而卻會對不好的事耿耿於懷;“熱烈討論”這種表述也太普通了,應該用“炮聲隆隆”或者“火藥味濃”;“官員介紹政績”這種表述簡直是趕客,無論他說的是否有理一律給他扣個“自吹自擂”,“自我感覺良好”,讀者就是喜歡這種高高在上的官員被文字鞭撻的快感。什麼?深度報道?來龍去脈?你以為這是大學學報嗎?當然要專注發掘今天發言者有沒有什麼金句,例如“四萬蚊司機”這種話題最好炒,又或者官員的小動作,對答的語氣,用什麼語發言等等花絮。

“標題黨現象”在當前的媒體生態中越演越烈(網上圖片)

前輩有沒有背離新聞業操守?小P也有點迷糊了,因為的確近期各大媒體圍繞“四萬蚊司機”大煲特煲,做街訪、問專家,還真的激起不少日日忙於穩兩餐的工友談論運輸業待遇和外勞問題,甚至連勞工局相關招聘會也引起前所未有的關注。只是小P擔心這種手法是一把雙刃劍:一旦大家都習慣甚至沉迷於這類時政報道方法,本地新聞土壤會否終有一天被各種吸睛的“標題黨”或者充滿偏見的“懶人包”所淹沒?在“轟、批、彈”以外,公民討論還能怎樣走?

你終於讀到這裡,然後問我到底小P是不是真實存在?那你就明白,不做“標題黨”,想跟你討論一個簡單的道理有多難了吧?

“四萬蚊司機”引起坊間熱議,連帶勞工局的招聘會也意外成為關注重點。(相片來源:澳門日報)
作者
腦洞君

問題天天都多,除了是一首歌,還是我們生活寫照。唯有腦洞大開 憑一桿筆專解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