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發展的勞工法

增加法定產假、侍產假及疊假補假等假期安排問題,是坊間引頸以待多時的法律修訂事項。目前處於《勞動關係法》7項優先修訂的諮詢期中,當中部分較受關注修訂如下:


勞資在此問題上,永遠存有利益沖突,勞方多數情況認為保障不足夠,資方多數時候認為難以負擔和接受。當中由於資方能同時擁有較多資料、擁有生產工具,有較強議價力和資訊優勢;勞方基數大、人數多,理應在公眾諮詢中的統計和輿論佔優。如何令彼此配合和妥協,就是一種政治藝術。

大家不難發現,諮詢方案的修法構思中增加了勞方的福利(如產假、侍產假、補疊假等)同時,亦為資方的支出開一道“窗”(如“三工”日的調假),相信是政府算盤中的“政治藝術”,至於其水平是藝術還是偽術,留待各自表述。

雖然要資方給付更多,貌似是角力中的難點,但事實上社會最大的難點卻不是簡單的“錢”字,而是“時間”,講的就是中小微企該段產假期中的人資問題。大企業員工多,除了少數的高端人資不易被取代,佔企業多數人員的基層和中層都不難找到替代。然而對於中小微企,員工就只有數名,甚至工作分工以人為單位而非類型為單位,更難以找人長時間替代,這才是提供更長時間假期的對中小微企硬傷。當然,對於產假和侍產假的增補對婦女、嬰兒、家庭和社會的價值和意義絕對是無容置疑,即使是資方目前亦未見反駁,故可以理解為事在必行,只如何平衡下能為社會取得最大利益。

有意見認為接受政府方案就是“袋住先",並等於“無下次/不知牛年馬月方有下次",此言論反映提出者的腦似乎真的有個空洞。

第一、強盜邏輯,即使接受政府方案,與之後有排都不會再改根本無邏輯關係,更甚的是,今次否定了,更會成為資方或政府認為社會沒有共識,不宜推行,需社會沉澱和醞釀適合的氛圍。君不見香港自從否決了政改方案後,無論哪一位行政長官參選人如何說盡快,最後都表態是創造條件和需要社會氣圍?貿然否定,不見得幸福會來得很突然第二、偷換概念,目前只是諮詢方案,根本不是法案文本,仍處徵詢意見階段,何來代換成接受蓋棺論?腦洞君甚至懷疑是否阻止了法案,就是為了“可持續爭取”。

最後腦洞君不厭其煩一句,把握諮詢期,發表你的意見,莫等有結果,才遺憾未有發聲。

諮詢網站:http://www.dsal.gov.mo/zh_tw/standard/policy_advice.html

作者
腦洞君

問題天天都多,除了是一首歌,還是我們生活寫照。唯有腦洞大開 憑一桿筆專解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