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潮語方丈大家聽得多,法匠有無聽過?法匠大概就是形容對法律咬文嚼字得嚴苛,結果無視社會現實、人情練達欠奉的法律人(通常是形容法官)。每年選舉都有無盡的花生,比較意想不到的是今屆花生量走在前列的有選管會一份。

近日選舉名單已經核實並抽到其相應選舉名單號碼,以及進入選舉禁止宣傳期,開始明確對偷步宣傳者會進行警告甚至執罰。立法會選舉制度講解會之上選管會細化的內容,當中有幾方向受關注和討論:

  • 福利性質的社團活動,比如宴請、派福袋等,需要依法申報。

其實被指疑似賄選方式的請食飯、去旅行、送現金等方式仍無法杜絕,只能以此規管福利活動要求申報,間接監督其是否在選舉期“突然多福利”以籠絡支持,方向上算是有意義的和符合近年社會聲音。

  • 以及網上宣傳和網上直播等選舉活動,亦需要申報。

網上宣傳,進行網上直播甚至發佈一張相片或內容,都視為涉及宣傳和需要申報,參選人麻煩是一回事,而25組共195名參選人,就算不計其親朋好友轉發,假設每日3次宣傳及申報,已經8千多次,實際可能需要上萬,選管會能否處理也令人堪憂。

  • 講解會上解釋到在禁止宣傳期間,網上還是以任何方式轉發當中的相片,以達至令公眾注意、建議選票投票予某一或某些候選人,都會被視為違規宣傳。

但具體何謂宣傳?

《立法會選舉法》第75-A條規定有關內容不能引起公眾注意某一或某些候選人,且以沒有明示或暗示方式建議選民投票或不投票予此一或此等候選人,並不構成違規宣傳,當中什麼程度被視為明示或暗示本來就很模糊。

其實各參選人口頭接受、行為照舊,仍然宣示對政策的意見,只要不提及是否支持或不支持特定對象就與過去無異,最後的分別就是多了一大堆宣傳申報需要選管會的執行人員辦理。

  • 禁止宣傳期間,現任議員在議員辦事處已張貼的照片需要剝除,車上亦不能展示議員照片。

連議員辦的照片也要剝除是否合理?我們不妨開個腦洞題延伸思考,如果剛好某參選人如是品牌代言人,超市又好、海狗丸又好,又是否勒令品牌包裝下架?

甚至其實要繞過這道阻止宣傳的關卡不難,只要宣傳照片不是參選人,不過宣傳期做“樁腳”站台背書,或又是該人是前議員與某隊有社團連結,此法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事與願違。

  • 議員仍可討論民生議題,但不能涉及政綱的發放及討論。對於議員政綱內容與日常民生議題很大機會重疊,選管會就指法律訂了原則性,是否構成違規宣傳要視乎候選人是否主觀上想宣傳。

有無聽錯?“主觀”?那豈不與“重複提名”事件一樣,候選人老虎蟹都話無此意圖,就不成入不了罪,變相形同虛設。我倒不信選管會詢問當事人時使用測謊機,所以此規訂基本只是靠嚇,各人馬照跑、舞照跳。

相信各組別也會為宣傳而逐步探索選管會的尺度,但選管會對文字的解讀過份嚴苛的話,很容易成為“法匠”。

其實到最後,選管會也可能只是嘴巴很嚴苛,執罰上難以操作。講到底,選舉都是希望社會更清晰知道候選人的政綱和理念,但現時方向卻背道而馳,顯得捉錯用神。

筆者也明白,若無限制財雄勢大的能以銀彈戰術無限宣傳,需要與競選支出上限一同討論,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令費用不用算入競選支出的技倆不乏。雖非一句不負責任的擴闊宣傳空間足矣,但至少發展方向應以阻止物質利益引誘選票,加強對以不同名義宴請派禮物等行為與競選支出的連結才是正經。

往期回顧

《租務法》在爭辯甚麼?

議事規則面面觀

拒絕偽”環保”

作者
腦洞君

問題天天都多,除了是一首歌,還是我們生活寫照。唯有腦洞大開 憑一桿筆專解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