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建議,於立法會全體會議期間,議員位置不能使用任何含有政治或任何性質的海報、旗幟或其他同類物品,引起爭議。

澳門立法效率低下,法制嚴重滯後,無法解決急切的社會問題,這是不爭的事實。其成因可能是由於議政各方分歧較大難達共識,也可能是目前議會運作的程序耗時費神。因此,適當的展示來立體表達政見和主張,幫助議政的各方和市民更清晰理解觀點,可能是縮窄分歧的妙法;但修訂行為規範,擠走議政“水分”,提高“乾貨”比例,留出更多時間進行真正、深度的討論,也是必不可少。只要不是出於搶眼球、立威風的私心,是基於提高立法效率,讓議政更加專業的出發點,兩種主張並不矛盾,關鍵是取得平衡和必須具操作性,更重要是應劃一執行,體現程序公義。

民主沒有絕對定義,更沒有什麼“議會樣板”是我們必須照辦煮碗的。不過腦洞君今天也想向大家科普一下,其他實行議會政治的國家是怎樣處理議事規則這個問題,姑且作為參考。

美國議會對展示品有嚴格限制

美國國會參議院,來源:風傳媒

美國《議員守則》的議會紀律第十七條(Senate Manual– Rules for Regulations of the Senate –RuleXVII)對議會內的視覺展示(Graphic display)明確規定:1. 必須僅為圖表、照片或效果圖;2.尺寸不超過36X48寸;3.只能在議員桌旁或議會廳前方以畫架樹立;4.只能在議員參與辯論時才能出示;5.每次展示不能超出兩張。

加拿大議會嚴禁議員使用任何展示品

加拿大議會發言規則(Manner of Speaking)規定:嚴禁議員為加強論點或作無聲抗議而使用任何形式的展示品或道具。甚至如果議員發言時所用的貓紙尺寸大一點,都可能被議長判定是展示品而被制止發言。另外,即便你手持政黨標誌甚至是加拿大國旗,只要議長認為會影響議程,都會要求一律移走。

加拿大下議院,來源:www.britannica.com

英國議會奇葩規則更多

英國議會歷史悠久,保留大量奇葩議事規則至今依然生效,腦洞君將其中最“獨裁”的摘錄如下:

1.不准鼓掌。

2.議員的發言只准以議長作為對象,即不能直接對政敵發言,而必須像小孩子向大人告狀一般,以“他/她”指代政敵,向議長陳述自己對“他/她”論點的反駁。

3.發言不准提及任何其他議員的姓名,只能以稱呼其職位。

4.嚴禁使用“非議會語言”(unparliamentary language),例如“騙子”(liar)、“偽君子”(hypocrite)、“叛徒”(traitor)就是最嚴重的犯規字眼。一旦有議員使用,議長會立即要求他收回言論,否則議長會以“行為不檢”為由將其逐出會議廳,且暫停議員職務5天。

5.除此以外,議會有一張詳細的“禁用字眼清單”,收錄自古至今被認為帶有侮辱性的用字,例如“pipsqueak”, “swine”, “rat”, “blackguard” “tart”。隨著時代的發展,此清單會持續錄入新的侮辱詞彙,然而即便個別字眼已經因時移世易失卻其原先之侮辱用意,亦不能解禁。

6.議會有嚴格的穿衣規則(Dress code),所有議員被“建議”穿著嚴肅正裝。只要衣物上沒有印任何標語,法理上議員是可以穿T SHIRT牛仔褲等“貼地”服裝入場──不過實際上該議員會因此而“無法被議長注意到”(can’t catch the eyes of the speaker),因而不獲機會參與辯論。

英國下議院,來源:http://www.signalng.com

很難想像,西方民主國家會有如此“不民主”的議事規則。但試問,這些規則有削弱美國、加拿大、英國議會的民意授權嗎?有降低他們的立法質量嗎?有窒礙議員們表達觀點的自由嗎?相反,台灣“立法院”內“立委”議事風格向來“奔放”,可以用道具飈髒話甚至自由“切磋武藝”,但這有增加台灣政治的效率嗎?有降低社會的分歧嗎?那樣“絕對自由”的議事規則,又是不是澳門所需要和希望見到的呢?

總而言之,只要是為民做實事,採用靈活方法適當輔助議政未嘗不可,但切不可本末倒置,喧賓奪主,將議會變成“展”會。議員入立法會不是去參加說唱battle,沒人要你有那麼多freestyle。

來源:網絡圖片

往期回顧:

拒絕偽”環保”

提示的初衷

數據說話有古惑

作者
腦洞君

問題天天都多,除了是一首歌,還是我們生活寫照。唯有腦洞大開 憑一桿筆專解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