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去西藏旅行,很多人都表示好驚有高原反應,望而生畏。

記得廿來年前,香港歌星許冠傑去尼泊爾拍電影《衛斯理》,許冠傑本身神高神大,是空手道黑帶三段,結果卻因高山症而導致不適,治療幾年後才緩解過來;同行的泰迪羅賓矮矮細細兼且駝背,卻平安無事返港,可見高原反應是因人而異的。

很多人視入藏為畏途

當然,因人而異,亦足以令人望而卻步,因為未去過的話,就不知道自己的反應有幾大或者幾嚴重。所以,去西藏旅行,對高原反應就要心理上輕視──安慰自己“或者唔會有反應呢”;但技術上就要高度重視──做足身體上及藥物的準備,因為高山症反應的後果可大可小。

高原反應是事實的存在

高原反應是因為高海拔地帶空氣中含氧量稀薄,當平原上生活的人來到這些地方,就會產生血液中含氧量不足的問題,因而導致心跳、眩暈、頭痛、失眠等現象,時間稍長,甚至有更嚴重後果。不過,當醫生的同學告訴我,生得矮細的人,心臟與血液循環路徑短、需氧量稍少,所以估計我的高原反應不會太大。

幾乎每個遊人到納木錯湖都會有反應

她半說帶笑,話是實話,其實也有講笑成份,卻打消了我不少顧慮。

當我們三月確定了要去西藏,距離出發還有半年,我們這團人已經開始鍛煉身體。因為若體質太差,即便勉強走到一半路程,也是要打道回府的,那就未免太掃興,亦給同行的人造成負擔。我覺得,如果明白到自己的體能是不能負擔到完成整個旅程的話,就不應勉強出行,以免自己唔開心,同行的人亦不能盡興。這是作為一個旅伴應有的道德。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