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腳下宿一宵

登上過攀珠峰的進山口、看到了珠穆朗瑪峰的真容,我以為,此行無憾矣!

不過,真正的考驗還在晚上。

要看聖母真容的話,我們無可避免地要在珠峰腳下大本營過一晚。那裡的海拔五千二百多米,高原反應是免不了的了!

我們一行連司機共九人,租住的帳幕只有一邊有簡架起來的木板床,都讓給了女士們用,男士們只得委屈地睡在另一邊的木椅上。還好的是,女主人抱來了每人一條棉被,而且很乾淨的樣子。另外,出發前,我們各自買了一條羽絨睡袋這晚就要用上了,而且只是剛剛夠暖的感覺,晚上確實冷得可怕!

更可怕的是高原反應。

明明大家都疲憊不堪,可是都無法入睡,主要是頭痛欲裂。半夜,有團友開始感到不適,要吸氧;下半夜,再有兩人加入吸氧行列。除了司機,似乎大家都無法入睡,於是在聊天在看電話,而且越聊越大聲;有人要開燈,我心煩氣燥,大吼一聲:都不准再說話,睡覺!

大本營供出租的帳幕設備齊全,還可以上網。
我們在帳幕中食麵、聊天,完全沒意識到這是多麼危險的一夜。

可能大家都被我嚇壞了,帳幕裡立時安靜下來,只有悉悉嗦嗦的聲音,然後,大家似乎都睡過去了。

一覺醒來,已是早上六點多,天濛濛亮,走出帳幕,只見左鄰右里的人們已紛紛起程的樣子。到珠峰大本營是我們行程的最後一站,所以我們並不急。

從列陣的車隊,可見當晚住宿的人並不少。
曙光初現,左邊山窩的厚厚積雲告訴人們,快要下雪了。

眺望珠穆朗瑪峰,回復雲遮霧蔽的模樣;右邊的山峰有個山坳,昨天一直有朵厚雲停留,如今竟然看到是一堆白雪雪的雪。

等到天色大亮了,我們打道回程。

如今回想起來,在珠峰大本營的這一晚,實在是凶險非常的。

因為,一整晚十來個小時,有人承受不了高原反應的話,我們的車固然不能冒着分分鐘滾下懸崖的風險載他下山;若果向山下求救的話,即便是直升機前來,在黑漆漆的夜間,飛進山裡也是極度危險的。若果得不到及時救援的話,那麼,人命就變得脆弱而岌岌可危。

沒有想到這些,是因為大家都不曾經歷過、不能想像到這麼厲害的高原反應;自恃一路走來身體都基本沒事,自恃帶備足夠的禦寒衣物和食物藥物,自恃心口有個勇字。我發誓:不會再去第二次了!

其實,人的體能是有極限的,大自然從未被人類征服在腳下。去探索珠峰,請三思!謹記要慎之又慎!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