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入口彷如地獄

中午時分,我們到達珠峰腳下其中一個營地──前進營地,海拔約五千二百米。

珠峰入山口的勒石,2012年由黑龍江省第四批援藏工作隊所建。
接近大本營的路上,開始飄起雪花。

珠峰腳下分佈着好幾個營地,目前上珠峰大約有十六條登頂路線,最多人走的南北各一條傳統路線。攀登珠峰的專業人士大多走尼泊爾的南側登山路線,我們當日走的是北側的傳統路線,而且,我們只是到駐地大本營而已,根本談不上攀登珠峰。饒是這樣,也幾乎是要命的辛苦。

下車後還要徒步走一段路才能到達登山口。
遠眺珠穆朗瑪峰的山口處,也是遊人止步點。

數十輛越野車一色停泊在五千多米的“山腳下”,我們所到的營地是商業性質的,主要接待“到此一遊”的普通遊客。我們人多,就包了一個帳蓬,亦是為了安全起計。

安頓好住的地方,我們就登上專為上珠峰而設的電動車,記得好像要收費兩百元的。有兩名團友因為感覺呼吸不適,放棄了上山,只有我們五名“勇士”要不枉此一行,立意前往。

飛馬是這片冰冷而寒寂的土地上唯一的色彩
在等專車來的時候,我們都冷得要躲在救護站的門外。

當我們千里迢迢到達珠峰腳下,迎接我們的是淒厲的寒風、冷峭的荒原、單調的灰和白,還有劇烈的頭痛。藏民掛起的一條條飛馬,就是這片冰冷而寒寂的世界中唯一的色彩。

飛馬以自身的色彩和飛揚的姿態,告訴來訪者,這片土地上,它是唯一的守望者,雲起雲散,不離不棄。蔣勳說:“美其實是一種單純,美其實是一種素樸。”

登山口救護站邊有條溪流,站在河邊已感到冰凍襲人。
這條冰河是否就是長江的源頭?

我站在登山者進山的入口,這裡遊人止步。

兩邊的灰色的山體夾峙着中間鋪滿冰雪的一條大直路,冰川純潔而靜美,令人忘卻危險的存在。然而,望不見盡頭的路的遠方,卻是雲遮霧蔽;凜冽的烈風直撲向我的臉,像刀割一樣生痛。當下,我只有一個感覺,這是天堂的道路!也是地獄的入口!

我們幾個人也垒起一個尼瑪堆,為所有團友祈福。
專業登山隊就是從這裡開始徒步攀登珠峰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