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路上千迴百轉

在日喀則的第二天,我們就出發去珠峰。

因為喜馬拉雅山脈是中國與數個國家相鄰的邊界線,珠穆朗瑪峰是喜馬拉雅山脈主峰,而日喀則是通往珠峰的一個重要進山口,所以在日喀則就設有邊境檢查站。

邊檢站周邊一馬平川,視野廣闊。
邊檢站不許拍照,上車後偷偷往後拍到一角。

日喀則是個不大的鎮,所以我們九點之後才出發,直接就開到邊防檢查站了。

邊檢站是一所不大的平房,要進山的人通通下車,進屋裡檢查證件,我們這團人更要分開內地及澳港同胞兩個不同的通關窗口。那天大概有十來廿人,十多分鐘後就完成了邊檢。

邊檢站除了關口車道的鐵柵,周邊沒有甚麼柵欄之類的關防,周邊一馬平川,想來也沒有闖關之類的事情發生吧!因為以之後我們進山的經歷來看,單人匹馬進珠峰,不被凍死也被餓死的。

珠峰路上的“盤腸大戰”
進珠峰的入山口

越野車進入山口之後,在唯一的一條公路上行進,大多數情況下,公路一邊是陡峭的山坡,另一邊就是懸崖。偶而有對頭車的話,靠山邊的車就停下來讓對頭車過去,不然的話,大家都是找死。所以,找當地熟悉行山路的司機是明智之舉。

走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停車小息一會。往下望,來路像是一圈一圈的鐵道軌跡。因為車太高,車子是無法直線開上山的,只能繞着山體小角度地一圈一圈地爬升,所謂“盤腸路”是極形象的比喻。但是這樣開闢公路後的山體,卻是十分醜陋。這樣搞旅遊開發,無疑是節省了很多時間,多了不少遊客深入藏區,然而,對於這些山地生態來說,卻無疑是一種極大的破壞。搞旅遊開發,也是一把雙刃劍。

休息時,望見山腰處有輛小型客貨車“罷駛”,三個人下車推、司機加大油門,但車子總是前三退二,看來是馬力不夠。結果擾攘了近半小時,整隊人馬打道返程。我們的司機笑說,肯定整團都是外地來的,不知道只有越野車才能上山喔!

車道就在懸崖邊行走,竟沒有群山就在腳下的豪氣,只有心驚膽顫。
藏式風格的珠穆朗瑪峰國家公園入口牌坊

整個上午都在山路上行進,精神要很集中,大家都有點疲憊,只好輪流說笑。我則是睡着了。後來耳畔彷彿聽到吱一聲緊急煞車聲,睁開眼,卻是見到我們的車正在一條僅容一輛車經過的山洞棧道中,因為有對頭車,我們要稍稍退後讓路。

剛走出棧道,往左邊一望,是一片空茫,原來我們正走在懸崖邊上。我開玩笑說,如果要自殺的話,這裡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一跳下去,肯定就沒有後悔和挽救的餘地。

作者
wing

活着,就要快樂;

旅行,就是尋找快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