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出差的路上,剛從越南勘景回到小城,五月便悄悄地走了,迎來的是充滿挑戰的六月。在越南峴港的數天,只是因應劇本的內容進行有目標性的勘察,對於這個沿海的城市只有繁重的工作之感,一方面是面對從未嘗試的挑戰,一方面是心繫著小城的人與事。

但在這趟旅程裡,還是有值得記錄下來的人與事。要數印象深刻的是認識了一位懂漢語的越南姑娘──金枝。金枝是一位二十五歲的女孩子,個子雖小但身材姣好,笑容也非常甜美,加上她盡責的表現獲得一行人的讚賞。而我也不例外,離開時最不捨的便是這個純樸的越南女孩。

金枝的輪廓深邃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尤其笑容最吸引我

金枝第一次引起我注意是在離開巴拿山的纜車上,我發現在她的手上有一隻不知名的昆蟲,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顧著,任由小蟲子在自己的手上慢慢爬行直到胸前,又輕輕將牠放回手上,一程二十多分鐘的纜車車程,金枝一直重複著這個動作,而原因是小昆蟲在地上翻轉了身體,如果不將牠平放過來,小昆蟲便會死去。當我看著金枝的笑容,我知道她是真心的。

一開始小昆蟲仍未醒來,只是安靜地站在金枝的手上,但過了一會兒,便不安份地四處爬走,換著是其他人,或者就會放牠離開,但金枝堅持將小昆蟲帶到樹林去

金枝的善良還不單如此,當我們坐在大排檔吃海鮮時,一位小孩拿著不值錢的小物在兜售,我眼見著小孩不斷被拒絕,而金枝則默默地拿出零鈔為小孩買了一包口香糖,然後分給我們吃,口香糖並不好味,但在我的心裡卻是甜甜的。

如此甜美的她該強硬起來還是能做到的,我們的工作人員中有部分是長了年紀的男人,總是愛開玩笑。一次笑問金枝,多少錢能買你回家當老婆,金枝用她那標準的普通話回答:“我是無價的”,即讓同行的女子鼓起掌來。後來我們知道,二十五歲的她剛結婚了,同行的男人又問她那麼早結婚,老公有錢嗎?金枝同樣笑著回答:“我有錢就可以。”再次,同行的女子心裡也響起了掌聲。

我與金枝或者只有一面之緣,且再也不會相見,但她卻成為我在這趟越南旅程裡最珍貴的回憶,於是以文記錄,當作紀念。

電影這個行業就是這樣,跟不同的人合作,然後各自修行,如有緣份則繼續合作下去,習慣了也好,也別讓自己習慣了這樣的緣來緣去之感。

往期回顧:

在雲上漂流的日子

以閱讀代替玩手機

伴侶的手機該不該看

作者
陳雅莉

距離小城2200公里以外所遇見的人與事,關於演藝圈,關於追夢與貓兒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