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天突然收到一份從澳門寄來的快遞,打開來看是一隻穿著《那一年,我17》戲服的兔子公仔並附上了一張小卡片,我就知道這是美術指導Chantelle的“傑作”,在卡片裡她說這是殺青的禮物,並囑附我要好好善待自己。巧合的是在同一天將住所樓下的郵箱打開,發現了攝影師Simmy跟副導小雅很久以前寄來的名信片,內容同樣是提醒我追夢的同時要學會給自己喘一口氣。

Chantelle為我準備的殺青禮物,兔子穿著的是《那一年,我17》的運動服
Chantelle為我準備的殺青禮物,兔子穿著的是《那一年,我17》的運動服
Simmy跟小雅旅行時寄給我的明信片,Simmy雖然很文靜,但寫的內容總是令我笑了起來
Simmy跟小雅旅行時寄給我的明信片,Simmy雖然很文靜,但寫的內容總是令我笑了起來

其實《那一年,我17》殺青後,筆者因為身體出了狀況而進了趟醫院,出院後又急急忙忙回北京做後期。除了應付後期工作外,其他時間都處於療養身體的狀態,也趁此機會重新審視生活以及工作,鮮有跟外人聯繫。而她們仨的關懷卻是來得剛剛好,像冬日的陽光一樣,很暖心。

三位女孩當中,要數跟我關係最久的是小雅,從08年升上大一開始我倆便認識,她可算是見證了我怎樣從一個無知既又狂妄自大,只愛打扮的港女進化成今天這個不修邊幅的模樣。

圖為跟小雅、Simmy、Chantelle的第三次合作,短片「幸福來電」的拍攝現場
圖為跟小雅、Simmy、Chantelle的第三次合作,短片「幸福來電」的拍攝現場

記得準備首套長片《沙漏愛情》時,在法國讀書準備回澳的她,被我邀請來幫忙成為導演組的一員,那時候的我倆對於電影的實戰經驗不多,但並肩共行,合作關係至今已有三年。小雅跟我最大的分別是擁有很多朋友,很多時候回澳拍攝,沒有小雅的穿針引線,基本上團隊是不可能組成的。

圖為《那一年我17》1的Casting現場,左起Simmy, Chantelle,小雅與我
圖為《那一年我17》1的Casting現場,左起Simmy, Chantelle,小雅與我

有一種朋友稱之為諍友,意指願意直言規勸的朋友,小雅就是我生命中為數不多的一位。這三年多的創作路裡,我的粗心大意、過於自我以及樂觀的性格,引發出一堆又一堆的問題,但她總在身邊,用最大的關心跟勸告陪我走創作這條路。我想正因如此,我慢慢改掉了一些壞毛病,而又慢慢擁有了可以稱得上為長期合作的攝影師跟美術⋯⋯

拍攝《那一年我17》劇本中最後的戲份那天,在那個球場上的經歷,是提醒我導演路該怎樣走的重要一天
拍攝《那一年我17》劇本中最後的戲份那天,在那個球場上的經歷,是提醒我導演路該怎樣走的重要一天
作者
陳雅莉

距離小城2200公里以外所遇見的人與事,關於演藝圈,關於追夢與貓兒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