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宇文家興

最近社交網絡大肆宣傳的澳門的士叫車app,從網民的反應看是相當不得法,貌似網絡打手的朋友每天在各大群組內大聲叫好,卻似乎並未見有實證拿出來與知名網約車軟件一競長短。怎見得?

一、叫車親體驗,的士應用幫不上忙

我在下班時段親身使用過的士叫車應用,等了好幾分鐘也叫不上車。同一時間我用網約車軟件,雖然系統裡面說暫時沒有車供應,但按了預約以後,三分鐘之內就約到車了。

網絡打手說:“的士叫車應用很方便,十分鐘就叫到車”,叫到車並不等於車已到,今時今日這種服務態度,是不是低估了客人的要求呢?實驗過程比較有意思的是,網約的士約不到,但我面前卻經過了不下五六輛空車的士。這說明了甚麼?

(一)可能的士叫車應用還沒有普及,不是很多的士司機在使用,如果是這樣當然最好;

(二)但讓人看到的印象是,也許這些司機也有安裝的士叫車應用的司機端口,只是看到我的訂單覺得路程太短而沒有興趣;如果是這樣,這就是明顯的幫助的士司機揀客。

做網絡很講究形象,再怎樣吹捧一個新產品,一個負評已經可以惹來客戶的抵觸心理,開發方不是叫打手解釋兩句就可以輕易洗底。

更何況,大量好奇的用家都試過用的士叫車手機應用,又異口同聲說約不到車,那只能說明這應用程式真的還沒有做好配套便草草派兵上場,被打得體無完膚也在情理之中。

有多少的士司機可以承受網民的“挑機”?其實你的app準備好了沒有?網約車有一個先天的優點是他的司機群原則上是無限的,但的士、的士駕駛者卻是有限的。

DSC_3978
我在下班時段親身使用過的士叫車應用,等了好幾分鐘也叫不上車,但網約車軟件按了預約以後,三分鐘之內就約到車了。

二、的士叫車應用並沒有能保障好司機

因為是做實驗,用網約車手機應用叫到車以後,我沒多久便取消了訂單。網約車因為是由信用卡支付,要是不合理地取消訂單,系統還是會從你的帳戶內扣費。與此同時,客戶又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向系統作出反饋要求取回扣去的車資,這樣就能做到中間協調的角色。

這協調作用很重要,因為叫車之後,實際上會出現下列情況:

(一)我在路上看到的士或朋友,直接就上車走了;

(二)我改變主意,不想出行了;

(三)我就是要玩叫車應用,怎麼樣?

若果客戶是不合理地取消,目前叫的士app也就只是取消而已,完全無法保障的士司機,客戶也不會被扣費。相反,另一個網約車則在尊重客戶的同時,有按實際情況保障司機的權益,我想這方面的士叫車的應用還似乎沒有考慮到。

網約車的車資並不比的士便宜,其實賣的還是服務和保障,車程路線被記錄繞路或認為自己被濫收車資可以即時向系統申訴,不用和司機現場抬槓罵得臉紅耳赤,可是今天的士是付現鈔,當場問題沒能解決,錢也就很難收回來,畢竟無論是乘客還是好司機,都討厭透過各種繁瑣的行政手續和報告才能為自己討回公道。

至於黑心司機,又怎會用這種叫車程序讓自己的惡行曝光呢?加上網約車司機得了一定量負面評價後,便會被限制上網接客,這個的士叫車的app可以限制任何司機開工嗎?

我用網約車的很喜歡給司機和服務做評價,因為他們真的會認真對待你的意見,黃昏給的意見,晚上就用電郵回覆你。有次說到某司機的車廂煙味太大,對小孩和孕婦不好,他們當晚就千萬個對不起,還說會叮囑所有司機注意。後來,我再叫網約車,就覺得好像車廂特別的香,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

DCIM101GOPRO
若果客戶是不合理地取消,目前叫的士app也就只是取消而已,完全無法保障的士司機,客戶也不會被扣費

三、叫的士軟件,會讓路上更難截車

曾經到過內地一些大城市,據當地的朋友反映,自從大家都用手機叫車以後,基本上你想在路上揮手“打的”已經變得相當不可能。實地考察過也確實是這樣,事關當地的士也有使用各種網約的應用程式,話雖是的士,實際上也跟其他車沒分別,基本上是按照自己喜好接客。

加上前面講過網約車對司機的保障,很少有客人會取消訂單,那樣司機也就比較好規劃行程,而路上截車的人客的行程有未知性,要是叫車手機應用上有客,他們多半不願意接街客。有時看到經過的空車不停下來,朋友就說他們一般都是已經有訂單。

以目前澳門的士的綜合形象來說,若空車不停的情況反覆出現,形象只會越來越差。接客期間注意落旗,這又是一個問題。但言歸正傳,不會用手機應用叫車的朋友,一旦叫的士軟件普及起來,將會更加不便。當然,電召的士這服務是永遠有其需求的,而且網約越是普及,電召的配套越是重要。

DSC_3977
據當地的朋友反映,自從大家都用手機叫車以後,基本上你想在路上揮手“打的”已經變得相當不可能

四、多幾個網約軟件也無所謂,客戶都是擇善而從

總結而言,有個叫車的手機應用程式絕對是好事,但不管以後的士發牌是否硬性規定要設計叫車app,的士叫車本身存在限量(人和車)的問題,在繁忙時間確實未必能回應市民的訴求,這是可以預見的。的士這個公共服務(而非行業)從回應市民的角度來說,根本需要一種新的革新運作。“去的士牌照投資化”、“新的職業司機的模式”、“出租車/網約車公司的經營和創收方式”,也許都是值得社會繼續思考的方向。

而另一方面,本文所提到的問題,也是的士開發叫車手機應用程序後可能面對的狀況,也希望的士業界和應用程序開發者能繼續提升,為公交服務帶來良性競爭與進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