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分心述

近年看過幾齣本地導演譚智泉導的戲,每一齣都總有令人忍不住想討論的點。

先是《肺人》讓澳門的觀眾眼前一亮,似是在日復日的常態中流入的一道清泉。梁建婷及曾韋迪在一百二十分鐘的歇斯底里演繹,撩動一些人的神經,眼淚直下,受感動的觀眾把這劇的好告訴其他想被感動的觀眾,一下子加開到13場,最後幾場場場爆滿。本土戲劇難得地在這片土地上成為了部份人茶餘飯後的話題,當然討論之中也離不開這位剛從上海戲劇學院導演系回流的年青導演。

1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之後譚導排的《金龍》雖受歡迎程度見仁見智,但其創作手法在年初捲入了涉嫌被國內公司抄襲的風波,引起劇場界的關注。到最近執導的劇──本地新人編劇黃庭熾的《時先生與他的情人》作品有機會到加拿大多倫多上演,即時獲得了當地Now Magazine評為Outstanding Direction、 Outstanding New Plays、Outstanding Productions及Outstanding Ensembles多個殊榮,對整個創作及製作團隊都是最佳的肯定。

旋即歸來現在又在開始宣傳下一部戲:德國女性劇作家黛亞.洛兒(Dea Loher)的《黑湖》(Am Schwarzen See)。這個故事的介紹是這樣寫的:

“那裡的過去永遠不會過去,那裡的未來永遠不會到來。”──《黑湖》

兩對夫妻的一次相聚,泛起傷逝漩渦,他們已故的兒女原是一對熾熱的戀人,數年前在黑湖區域內划船出遊,從此杳無音訊。

2

導演在早前寫關於這部文本作品的專題講到:“你可以把蜻蜓點水看得很輕,但對那隻蜻蜓而言,卻花了牠一輩子累積的力量。你難以刻意為自己營造重大戲劇性時刻,但當災難與死亡來臨之際,你是無法擺脫的,你沒法逃離現場。你必須面對那弱小卑微的自我,收拾殘局。你想裝成一切相安無事,隨遇而安,但你明明已經身心俱疲,剩下本能在倔強抗爭。越是不動聲色,背後深藏的複雜性與激烈性,越是引人入勝。必須花光所有力氣,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勁。”(來源:前進進戲劇──新文本運動──黛亞.洛兒 (Dea Loher) ,專題文章)

在我的印象之中,譚智泉導演之前幾部作品接近陪觀眾跳著探戈,舔嚐黑暗。外觀呈現是簡潔的,但會是演員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從不同面向鑽進主題深處,有些觀眾或會嫌情節明顯有點繁瑣,但生活中的不安本是反反覆覆,也沒有計劃要來娛樂你的意思,但在不知所適的來來往往之間,我們又似是正走在釐清自身問題的路途中。如果有聽過不要對憂鬱者說“加油”,而是要讓他/她知道你會好好的陪伴在旁,應該不難理解,黑暗的創作將會為你的恐懼找到共鳴,雙人探戈共嚐黑暗,以理解代表藥物。

3

關於《黑湖》這個文本: 德國女性劇作家黛亞.洛兒(Dea Loher)以一遍遍在傷痕狹縫中的對話與自白,組織起逝去者的死亡路徑,揭露在世者苟且生存的無奈。引述導演的文字:“我跟Dea Loher素未謀面,而她給我的印象,正是她筆下那些不動聲色的人。儘管內裡有很多深厚的情感、恐懼與掙扎,但她絕不讓你輕易看到。字裡行間,一切彷彿都無意經營,像生活本身。” 使用新文本是小城實驗劇團近年的方向,新文本的定義不在於創作年代的新與舊,而是在書寫劇本時設計留下空白的一種寫作形式,藉此空白去誘引導演、演員及設計師,有更大的空間就時代環境、社會及個人偏愛的題材進行探索創作,讓劇本在每位創作人的手中延伸出更多可能性。

是次《黑湖》的演員班底:黃栢豪、梁建婷、曾韋迪,及香港演員蔡運華,均是十分有經驗的演員,設計團隊方面這次特別請來香港的班底,佈景及服裝設計:何珮姍,燈光設計:陳焯威,音響設計:馮璟康一同創作,期待港、澳之間的這樣一次黑暗撞碰。

小城實驗劇團演出資訊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