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瞳鶴

有違政治倫理

比例代表制的議會的多元容易成為政策難聚共識、造成議而不決的政治制度,因而設有官委議員,在相關界別提供意見,並對行政系統兼容監督和合作的功能,以保障立法較為順暢。然而家賊難防,在早前的海一居事件及南灣CD區的收地事宜上,唐唐企圖以“釋法"一說妨礙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損害行政系統的管治威信,有違政治倫理,失去官委議員協調行政與立法系統的價值。

缺乏民意代表功能

日前由研討會中的討論過程,唐唐表示“我只識得一個Patrick哥",筆者意想不到作為議員,沒有放特首在眼中,也沒有放廣大澳門居民在心中,只放來自香港的Patrick哥在利益中。到底唐唐是否只代表了極少數囤地發展商?

法律代表水平不足

作為法律菁英的學者議員,在立法過程細則性討論階段未能洞悉他口中的“法律漏洞",已有違專業代表的期望。此外,最令筆者遺憾的是作為法律專家竟然不相信法院會公平公正地判決,要求政治解決,對司法系統是根本藐視。

公義二字悅耳,光環永遠好看,但在長年累月被濫用下,連官委議員都耳濡目染地亂用。無論官委的價值、民代的體現還是專業的功能,都似乎不符合。土地法一事,唐唐行為簡直是邀約全社會炮轟!要你何用?

43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