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與地獄

文/圖:朗晴

這裡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皚皚雪峰連綿不絕,莽莽草原無邊無際; 晴空萬里無雲,湖水清澈蔚藍; 叢林鳥語花香,小溪流水潺潺; 懸壺飛瀑一瀉千里,地熱噴泉衝天萬丈; 黃昏的陽光溫柔地灑落在這片大地上,金光閃閃,彩霞滿天,野鳥成群在湖面上自由飛翔,麋鹿結隊在草原中盡情奔跑。

這裡是最接近地獄的地方。

強酸強鹼的土地令方圓百里寸草不生,極寒極熱的氣候讓廣闊大地渺無人煙; 一場野火把整片茂密森林化為灰燼,滿目瘡痍; 四處煙霧瀰漫,地面危機四伏,空氣中翻騰著衝天沼氣,偶爾從上空經過的飛鳥被這些毒氣捲入翻滾的強酸沼澤中,屍骨無存。

這裡究竟是天堂,還是地獄?

一隻野牛躺在沼氣瀰漫的泥澤潭上,揮動尾巴與周圍的蒼蠅嬉戲,悠然自得; 幾簇野花長於熾熱翻滾的溫泉池旁,迎著強風仍屹立不倒,美麗綻放; 大火燒過的這片森林,數千棵雲杉樹光禿禿黑沈沈,再長不出任何枝葉,每天尷尬地承受著遊人嘲諷的目光; 然而,同一片山坡上,卻開滿了各種各樣的野花,紅的、白的、黃的、紫的,爭妍鬥艷,與頭頂上的枯木形成強烈的反差。

天堂與地獄,其實只是一步之遙,一念之差。

忽然想起我的一位朋友和病人,他高薪厚職,生活富足,每天花天酒地,紙醉金迷,但日子仍然過得不開心,經常在惡夢中驚醒無法入睡,四出求醫。後來,他確診患上大腦膠質母細胞瘤,接受了手術、化療和放療後,他徹底改變了過往生活方式,參加志願服務,愛上國畫書法,與愛人結伴周遊列國,臨死前他對我說,患病的這幾年,生活過得最有意義。

我們所處的境遇,是天堂還是地獄,其實就是取決於我們對生活的態度。這並不是說我們的生活態度能改變客觀事物,客觀存在的事實,通常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然而,我們有絕對的自由意志去選擇對生活的態度,接受苦難如同接受快樂一樣,當學會了接受自己的境遇,就能真正的活在當下,活在當下的每一刻,就是天堂。

一念地獄,一念天堂。